Totease

恭喜发财

[全职/喻黄] 智齿 02(下)

02(下)

 

 

 

黄少天记得那是一个秋老虎肆虐的九月。

 

高中,安琪楼四层,十一年四班门外。由于作弊未遂被逮到,早课罚站。和发小郑轩一起,有点难堪。

 

“罚站?”巡早课的喻文州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喻文州是学生会风纪部的委员,高一下期转来,如今职位和成绩稳步攀升,似乎前途无量。公告栏经常有他的琐碎事迹,被女孩子当做小说连载追捧。黄少天认得他,中分的桃花眼。不爱穿校服运动衫,就连正装也鲜有上身,大多一身学校的便服。干净的白短袖衬衫缩在卡其色校裤里,是喻文州的个人符号。

 

男人嘛,都是会互相嫉妒的。特别是这种在女孩子圈子中吃香的。

 

黄少天不是什么听话的孩子,只是他的“时尚”总是不得要领,显得不正派。最后还是学着于锋他们把校服送到裁缝铺子修得贴身舒适才作罢。

 

郑轩抱胸“啧”了一声。早上阳光不算毒辣,但是颇为湿热,背上汗津津的黏牢了校服衬衫,像长出了一层鱼皮似的。他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

 

“是啊——”黄少天对其敌意似乎不比郑轩淡多少,尾音拖得老长。长大成人之后回想,很有校园小流氓的风范。仿佛某种捍卫领地的猫科动物龇着牙,“有意见啊你?挡你道了靓仔?”

 

哇,好凶。

 

阳光把黄少天的轮廓冲蚀、柔化,俨然是光里出生的人。眼球泛出玻璃一样的亮光,熠熠生辉。

 

然后,喻文州笑了。

 

“对不起。”他从鼻腔里笑出一个气音,手背掩着半口牙,眼睛弯弯的。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突然之间,耳边什么也听不见,嘈杂像退潮一样隐没消散,只有“沙沙”声如同利剑一样贯穿了你的脑袋。

 

黄少天看呆了。他不知道一见钟情的是什么,但是他完全能理解“见色起意”。

 

只是这意一起,就起了很多年。

 

喻文州笑起来比他初中的小女朋友更加能俘虏他。他暗暗地在脑袋里描摹喻文州长出松软的栗色头发,肩膀最好溜溜的,还有圆滚滚的胸脯……不对,这样真难看。这张脸就该是一个少年的脸。喻文州逆着光,眉眼落下深深的、粘稠的阴影,眼眸发湿氤氲。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他觉得一开始的嫉妒完全被“一笑泯恩仇”了。

 

目送那个背影消失在走廊那一头。周围乱七八糟的声音又涌了上来,灌进人的口鼻里。

 

“看对眼啦你们?”郑轩露出很鄙视的表情,用手肘戳了戳黄少天。

 

“滚蛋!”大梦初醒的黄少天抬起脚就踹。“我品味很差吗!”

 

郑轩一边叫着黄少饶命一边笑着躲开。黄少天脸上一阵发烧,天也更加热了似的。

 

 黄少天曾经计算过自己喜欢上喻文州这个人的几率,约等于徐景熙违纪、于锋发飙、郑轩独立做完暑假作业。不知是太幸运还是太不幸,这件小概率事件真的降临在黄少天身上了,砸得他晕头转向。

 

有些夏天一眼望不到头,晒伤退去之后才发现已经是隆冬。即使大地被白雪覆盖,手臂仍然是金灿灿的小麦色,凑近一闻,还有药膏和汽水的味道。

 

 

“哇,喻总给小的开小灶啊~”黄少天嬉皮笑脸地跟在喻文州后面走进了火锅店,“还是喻总体恤下属,所以今天一定要吃穷……不对不对,把你吃穷了谁给我发工资……你说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郑轩气死他?”

 

这家火锅店像一只大鸟栖息在江边的一栋摩天楼顶层,四周都是玻璃的铠甲,装潢却是全黑的,墙壁上是细细的蓝色灯管,前卫至极,嚣张至极。

 

喻文州笑了笑,放慢了脚步。他说,别忘了是你给我这个“总”打工啊。

 

“那倒也是,”黄少天嘿嘿地笑起来,“那就吃穷你吧!然后把你抵押在这,我就能借机上位了,哈哈。”

 

一落座,黄少天不客气的点完菜,蹦跶着去了酱料台;一气呵成,没有给喻文州任何插话的破绽,专制、霸道。看到这样的黄少天,喻文州突然变成了哑巴,明明有好多话,却汩汩淌在心里,徒然感动了自己。

 

喻文州对于一个目标非常执着。有人问他为什么总是那个把握黎明前黑暗然后力挽狂澜的人。他只是笑,回答别人家,“因为我等待了整整一夜。”他有这个耐心,也有这个能力。

 

可是现在,他好像也不知该怎么做了。

 

看着趴在桌上踌躇满志等着虾球上浮的人,他轻轻叫了声少天。

 

黄少天警惕地看着他。

 

“上周餐会把我送回家,谢谢了。”

 

“啧啧,”心中大石放下一般,黄少天明媚地笑了出来,“那个叶修摆明着要挑我们的刺,你又不会喝酒还要陪着喝……哎,我只是护着我们宇宙第一好的喻老板而已。”他又说,“我还差点忘记这件事,”黄少天顿了顿。若不是喻文州抓的那一下手太过温柔,他也不会那么狼狈地脑子一片空白。“老板不会因为我迟到这么重要的餐会扣我奖金吧?”

 

喻文州不答话,不动声色捞起五个虾球放到自己碗里。

 

“喂!不带这样的!真计较啊喻文州!”黄少天伸长手去抢喻文州碗里的食物,“你妹你妹你妹!我都已经将功补过了!”

 

“黄副总经理,铁一般的纪律不可违反。”

 

喻文州抬手把碗举起来,而黄少天像一只炸毛的小猫一样挥着筷子。僵持不下,梳中分的青年夹起一个送到黄少天嘴边。

 

“嗯?”他接着非常狗腿子地说,“谢喻总高抬贵手!”

 

说着就要把碗递上去,喻文州的手却避开了,反而更加凑近,就要压着黄少天的唇。

 

黄少天脸上一热,识相地一口吃掉,低头不说话了,咬肌耸动着。不敢再看喻文州的脸,心里警铃大作,直呼其耍流氓。

 

火锅冒出的白气扑面,睫毛也有重量了似的。

 

也许古今中外,也只有他黄少天能够这么坦然的跟前任吃饭吧。

 

他分明听到喻文州很平静地说,

 

“少天,那天你说的话,我也很明白。可是,放弃你这件事,我真的做不到。”

 

 

 

 

 

——————————————————————

 

To be continued.

 

开启请假模式_(:зゝ∠)_

 

感谢

 

 

 

评论(1)
热度(55)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