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恭喜发财

[全职/喻黄] 智齿 02 (上)

这一段应该很多所以截开来……我好勤快

 

 

02(上)

 

 

发布会一结束,黄少天落荒而逃。

 

他的车停在对面商场的停车库里,他咬了咬牙,像在逃离某人追击的样子一路狂奔。从前他一直梦想着用自己赚来的钱入手一辆气派的凯迪拉克,最好是那种极富光泽的蜜棕色。“低调奢华有内涵!多配我啊!”黄少天还记得某天他指着露天广告牌对喻文州说。现在想来,真傻。

 

后来他真的攒钱买了一部,就是现在停在升降车位的,属于他的这辆。喻文州说它很好看,为此他很是得意过一阵。但是不知怎么,今天看它,好像是全世界最丑的车。仿佛梦醒 了,枕边不是天使、不是爱人,而是一滩有酒臭味的口水。

 

其实就在刚才,他给了喻文州这个伤病员一拳。喻文州没有还手,或许是出于良好的家教,或许是真的没有力气回敬。他说,少天,很疼的。黄少天说,长点记性吧你。

 

已经把距离稳定在安全范围,可偏偏好死不死突然打破。黄少天揉了揉眉心,坐上车发动引擎。人生真他妈的狗血——黄少天心里的怒意越烧越旺。就在一个红灯的路口,大概那团无名火把车内的氧气消耗殆尽,他摇下车窗,突然“呵”地轻笑。

 

喻文州这个回头草吃的,真是让他措手不及。为什么当初信誓旦旦地要做两条利落的平行线,这时却发现他俩走了一圈又一圈,回到了原点。

 

这个拖泥带水、不伦不类的结尾挺倒人胃口。事实上,这段感情的开头也不怎么郑重。

 

四班的早读是全年级出席率最高的,也是全年级最难听的。

 

语音口语没有水准,语句面目全非。偶有公鸭嗓情到浓时的破音,读着读着就乱成乌拉乌拉一片。“China has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strenthening world economic cooperation……”梳着大光明的英文课代表的声音突然高了一截,像根皮带把这些零零落落的声音束起来。

 

黄少天一般都在走神,或者补眠,或者与郑轩眉来眼去。反正班长于锋对于他和郑轩、徐景熙总是很宽松。——诚然,徐景熙这样的好学生宽不宽松都一样。总的来说,大权在握是很爽,但是有个大权在握的哥们更爽。

 

这个学期他们的英文是Miss李教,一个干瘦干瘦、戴眼镜的女士。第一节课她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乐开了,憋了一节课。他下课时跑到郑轩桌前,他叫着,“杨二嫂!杨二嫂!活的!那个圆规人!”郑轩被他叫的摸不着头脑——自己什么时候姓杨名二嫂了?结果是旁边的于锋以及徐景熙笑成了一团。当然啦,郑轩的语文书上一直很干净,所以完全听不懂这三个人在笑什么。

 

最近黄少天发现一个特别的事实——Miss李不会一心二用!Miss李在听别人说话时一直很礼貌的看着说话人的眼睛哪怕是升旗仪式上的主持,做事井井有条不钻空子不会偷懒,讲电话一定要走出门外认认真真对待……

 

哇——

四人小团体的其余三人震惊。

 

“有待通过实践考证。”于锋很认真地说,叉起自己盘子里最后一根薯条。

 

——这就是黄少天遇见当时身为学生会的“官”的喻文州的导火索。

 

毕业的时候,于锋作为班级所谓的“官僚头子”要给黄少天在评价手册上留言。虽然班主任汤sir是一个实打实的语文老师,留络腮胡的、课前要学生们吟诵《繁星》《春水》的文艺青年,但是他可以有空为一个摔碎的课桌写传记,也不会写这玩意。

 

于锋咬着笔杆,明明是熟的透透的人,这时有千言万语也不知怎么写。活泼、开朗,或是聪慧富有探究精神?不对不对……一想到他这件糗事,他强忍着嘴角的笑意,写下了“该生的行动能力非常强……”而这种精神一直贯穿着黄少天的泡仔之路。

 

噔噔噔噔!Miss李走路到哪儿都带着一阵风。一只细长的火柴手臂勾着蓝色的抽屉小筐,抵在干巴巴的腰际。她因为实在太高,看起来有点驼背;今天没有描眉毛,脸上空空的。眼尖如黄少天,小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卷子一颠一颠,心中暗道不妙:批昨天的quiz时火气真够大的。

 

他心虚地望向郑轩。

 

郑轩喉结上下动了动,神色是带有询问的。

 

“默写本——”Miss李的语气好像不是很气,但像个唠唠叨叨的妈妈,改口道,“噢,自己再看两分钟,白白送你的A不要丢。”每回早读都是这句话。“哎呀,课代表,把昨天quiz发下去先。”她把卷子丢到讲台边缘。

 

黄少天偷偷在课桌下面比了一个“OK”。郑轩小心翼翼地把小抄放在桌膛里,心想不妙,又鬼鬼祟祟地压在笔袋下,再用本子一压,留着暗戳戳一条缝,正好可以窥视一行。

 

郑轩和黄少天深呼吸,感觉自己像潜入国军内部的共产党员。

 

压力不能山大,不要怂、不要怂。大胆推测,小心求证——

 

“Miss,可再报一遍中文?”黄少天拼命去盯李的眼睛。

 

必须承认,其实黄少天每回默写嘴里都叽里咕噜的,Miss李已经习以为常了。

 

黄少天心脏狂跳,努力抑制住自己要结巴的嘴皮子,故技重施三回。郑轩何尝不紧张?他觉得自己都要握不住笔了,警觉地频频抬头,算准Miss李下讲台溜达的时机,然后死死匍匐在桌面奋笔疾书,深藏功与名。

 

可是Miss李到底是老师,这点雕虫小技实在太明显了。黄少天,你为什么每讲一句话就要看郑轩一眼?郑轩,你那副表情是肚子痛吗?

 

Miss李噔噔噔噔地走下讲台。郑轩额头沁出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整个人动也动不了,就要自燃了似的。

 

“飒——”

 

本子不见了。

 

机械地抬头,Miss李那张森森的脸正在眈眈地俯视自己……呃,还有那张绝世无双的小抄。

 

于是,黄少天和郑轩都被“请”了出去。

 

幸好,如果不是这次糟糕的作弊,黄少天也不会见识到,天底下还会有像喻文州一样美好的人。

 

 

 

——————————————————————————

 

To be continued.

 

发现自己写的真是一个慢热而复杂的故事

感谢

 

 

 

 

 

 

 

 

 


 

评论(3)
热度(52)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