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恭喜发财

[全职/喻黄] 智齿 01

*前任攻略 私设 非原著向

*鸡血产物 苏一把

 

01

 

喻文州回到座位上,头疼。

 

他瞟了一眼远处被记者包围的黄少天。新闻工作者们叽叽喳喳地举着长枪短炮黑压压的,只有一头浅亚麻色的短发很显眼。他不知道是不是把这样的场面托付给黄少天是否稳妥,这个想法一闪而过,喻文州听不见他具体说了些什么。可看见黄少天的嘴一张一合,表情冷静甚至是淡漠,一颗心放了放。这个人的冲劲和锋芒谁也拦不住。不知是不是幻觉,喻文州好像看到黄少天朝着自己抛了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蓝雨游戏在面临资金崩盘之前起死回生,黄少天还嚷嚷过要给喻文州颁一个“妙手回春”锦旗。但戏剧性的是医好蓝雨的人此时此刻却病的像只瘟鸡。喻文州带白口罩,穿黑色衬衫,夏天在美国晒过的皮肤还是带一点蜜色,眼睛半睁着,给人情深似海的错觉。

 

其实,本来这场新版本的发布会主角应该是喻文州才对。

 

一边闭眼假寐的郑轩嘀咕道,压力山大。

 

加油,你已经是老司机了,郑总监。喻文州笑,轻拍郑轩的肩膀。由于感冒,连笑起来也提不起力气,但是他还是要笑出声的,这样才能给下属打气;此时他像颅腔里装着一个吹气球玩的小人,一涨一涨,有呼吸似的。“一会儿上台很风光的。”

 

郑轩把翘起的二郎腿放下,站起扭扭腰身,关节发出格拉格拉的响声。“小许跟我说投资的阔佬真拖住了?”

 

“嗯,费了大力气才让他松口。”喻文州瓮声瓮气地说,“魏琛看在少天的面子上拉拢了一下。”他一边说,脑海里浮现魏琛的脸。他进入蓝雨是个尴尬的时期,蓝雨大厦将倾,魏琛告病辞职,黄少天忙得焦头烂额。喻文州本来只是个临阵顶包的却把心力毫无保留地拿出来苦心经营。他忍痛裁员,把工作室搬到郊区,或是将一些半成品拱手送人,哪里的漏洞他都第一个冲上前去补,做过文案,编过程序,最枯燥的建模他也硬是学会了。他向远在美国的父母借贷填补资金漏洞,债台高筑。只因大学时和黄少天毅然相爱便断了和父母的往来。

 

“神奇了,他还真的跟那个姓叶的是兄弟。”郑轩吃惊地评论,随机放心地点了头,“姜还是老的辣。”

 

 喻文州咳了两声,哑着声音道,“叶老板算是最早一批把家当投在游戏产业里的暴发户了。而且这个人爱玩资金杠杆——你应该知道,一亏,有的我们倾家荡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初他手里的股份不多,但是他第一个撤资,董事会其他人也趋之若鹜……咳咳、咳……我就知道……是,那么回事,咳咳……抱歉让你们为我做了那么多了。”

 

“哦~走在刀尖的男人。我懂了,放心吧队长。”郑轩冲喻文州笑,转身潇洒地走向后台。喻文州望着那个背影,衬衫款式恍然间成了高中时的校服。感冒了连头脑都迟钝起来,他挫败的想。粗略估计,他和黄少天以及郑轩认识十一年了。

 

聚光灯亮起,郑轩大步流星地出现在舞台中央。他穿着白衬衫,松松地缩在牛仔裤里;袖子挽到手肘,灯光下手臂上的汗毛也成了金色;一反常态地,他戴了一副细黑的眼镜框,留海定了型。只有透漏着狡黠的眼睛还留着校园时期的痕迹。

 

他从容地做了个手势,路出一口白牙。闪光灯像夏夜飞蛾往光源扑来。

 

从记者堆中脱身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坐在边缘的角落里。青年一拍大腿,一句“卧槽”脱口而出。“我说大佬啊,轩仔越来越有你的风范了——”

 

“呵呵,可以考虑一下作为企业文化……”喻文州低低的打趣,鼻音浓重,一会儿剧烈地咳起来。

 

“噗,boss野心真大。”黄少天嗤笑一声。想要给喻文州顺气的手握了握拳,还是没有抬起来。“闷不闷?我陪你出去透气要不要?”

 

“好。”喻文州气若游丝似的。他下意识地抓住黄少天的手,却蓦地手下一空——黄少天干脆的抽了手。他脸色微变,好像心上一根倒刺撕了一半,露出肉暴露在空气里,扎扎地疼。

 

郑轩把发布会场选在了艺术展览中心。大厅空洞白净,抬眼便可望见拱形的穹顶,也是白的,像个医院,冰冷健康。最中间的一个讲座厅仿佛一个桃核,是个古铜色的球体嵌着;从后台出口出来之后要绕到外面需走上一段,兜兜转转,没有尽头似的。高大的玻璃墙外仍有绿树掩映,寒风中沙沙作响。

 

虽是在寒假,但仍是工作日,这个时段鲜有大展子,人不多。仔细听会听到脚步声,石子般得激起回声的涟漪。黄少天容易缺氧,脸颊上有大块的粉红色,像幼儿园合唱团的妆。他皮肤本来就白,技术宅多年更是如此,加上一头浅毛,轻盈地,很可爱。

 

黄少天努努嘴,站住了脚。

 

“喻文州……我觉得有些话我要说清楚。”

 

“有些前任关怀不是用来得寸进尺的。”

 

 

“我们可以好好地,做一辈子兄弟。”

 

“现在蓝雨需要有能力的人,比如你——所以,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既然我们做了那个决定,就不要反悔。”

 

——嗡……他的眼神坚定要把喻文州望穿。喻文州只觉得天旋地转,胃里一阵翻腾,喉咙里塞着一把砂纸互相摩擦。口中的话语像电流穿过短路的大脑,声线自己也觉得哑的恐怖。“为什么?”

 

“就凭你是喻文州。”黄少天说。喻文州觉得展览馆的白色有点晃眼,暗骂学生时代的黄少天今又借尸还魂,撩拨他的心弦。两个黄少天重合在一起,让他心动,又让他那颗心绞痛。到底是放不下,也说不出口。

 

他见喻文州不答话,口罩蒙面,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他呼了一口气,走到几步外自动贩卖机,哐当哐当买了两罐咖啡,一握,还是温的。喻文州骨子里嗜甜,黄少天习惯性地把摩卡递给他,却被捧住了手。黄少天表情有点窘,四周顾盼了两眼。他的脸冷了下来,以凌厉、命令似的语气说:

 

“喻文州,我们是不是该、放过彼此了?”

 

 

————————————

 

To be continued.

 

感谢

 

 

 

 

 

 

 

 

 

评论(5)
热度(67)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