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

这人爬墙搞姬去了

[王者荣耀/昭蝉昭] 知乎体:女孩子究竟该不该嫁潜力股?


*现pa知乎体
*姬佬文,没什么攻受之分




女孩子究竟该不该嫁潜力股?


最近首页太多女权癌,身为有结婚打算的适婚女青年感到没有活路,求各路神仙救救我。







貂美丽:



不请自来💅🏻💅🏻💅🏻



首先来审题,以我的理解,大家口中所谓潜力股无非“还没有成为凤凰的凤凰男”。


丑话说在前头,有这样想法的姑娘心里多少都向往陪那个“他”白手起家,熬出头之后因为这段经历管他小三小四,两人百毒不侵,情比金坚。



简而言之,金钱和爱情双丰收。



这个白日梦做得很美好,也很完整,但是请你摸着你36D的良心好好问问自己,你当初干嘛要嫁给他?



垃圾股无论如何都要避开,然而年度资优股毫无疑问轮不上你,于是退而求其次,抓着那一线希望,颇有赌博的感觉。


历史上悔教夫婿觅封侯的例子很多,贫贱夫妻百事哀的例子也很多。你得想清楚你要过什么生活。





======




哇好多姐妹点赞,妾身决定发一波狗粮,吸吸💅🏻💅🏻💅🏻



To be frank,我觉得我和她的故事就是解答。——没错,真的是“她”啦。



我是个拜金的女人。




家里经商,初中的时候遭到了变故,日子困难,到了上大学才成了真正的“千金”,深知有钱是什么滋味,贫穷又是什么滋味。当时那个坚持梳漂亮小辫子的穷丫头暗暗发誓,长大了以后一要很有钱。



于是我出国留学,考各种证书,连往脸上拍化妆水都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一开始在央企工作,发现性别歧视严重,就算一个不很优秀的人,仅仅因为他是男人而能得到升职。我当时醒悟过来希望不能寄托在玩命死磕上。



好在爸妈联手老天爷,给我打造了一张起码七分的脸。



我跳了槽,进了外企,在HR打杂。没关系,你做什么除了你的主管没人关心,别人关心你用什么牌子的口红,喝黑咖啡还是掉价的奶茶,英文名好听不好听。我开始混迹上海滩的小开圈子,和一个智商和身家成反比的男人暧昧,的确蒙受了很多便利。



欲望能够蚀人心智,我在那个小开家附近找高尔夫俱乐部,却发现入会费就够我在中环凑个首付。



我清醒了。



如果要靠这个方法成为“有钱人”,我还不如直接做那个小开的小妈。我见过他爸,不负众望的油腻。可当时扪心自问,我愿意吗?



我不。



蓦然回首,其实我也在那个小开身上做过梦,梦想着说不定以后真的能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对我的好,究竟是真的爱,还是哄他的漂亮猫咪,我不知道。



其实身为女人,我想我缺的还是安全感吧。



也许是那段时间比较得意忘形,在公司暗地里受排挤却不自知。我被辞退了。收拾铺盖的时候还发现我桌上的那盆多肉被人浇了酸奶。踩着我的那双极细跟JimmyChoo挤地铁回家,脚钻心地疼。一回家就卸妆敷面膜,窝在沙发上揉脚,揉着揉着就哭了,精华液和眼泪水冷冷热热地挂到下巴上,特别惨。



晚上我收拾了下自己碎成渣渣的玻璃心,出门买个网红面包安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想散心,我走了那条有酒吧的路。



就在酒吧门口,我被一个满身酒气的女人拉住了。我刚想甩开她,一句“册那”还没骂出口,她就一脸冰山,特别、特别认真地看着我,说你真美。



我也真信了这狐媚子的话,色令智昏,心一横,捡了人生中第一枚尸体,有点刺激。



然后我就被她那啥了,跟我脑内的发展方向不太一样。



我记得她指甲做了延长,梅子色的,疼得我把头发都哭湿了,不知道有没有抓疼她。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同样远走高飞的是我的bra。于是在我心中,那个漂亮女人被我盖上了“变态”的戳子。



我觉得命运一定是在捉弄我。



等我整装待发、武装到牙齿地参加新工作面试的时候,我发现坐在我面前的就是她。可能这个拔指无情的坏女人急着跟我撇清关系,说她不喜欢我的英文名字,把我的简历丢到一边,看得旁边那个文秘一愣一愣的。



姐姐,你的心眼儿怎么比李荣浩老师的眼睛还小呢。



我也不知道在较什么劲,从包里再掏出来一份简历甩到她面前,贼霸气地告诉她,我会让她喜欢这个名字的。



后来破冰也是因为那个bra。那天我的小开男朋友捧着一束人民币玫瑰来公司找我,我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刚进电梯就遇见了她,我觉得这块大冰山整个人都散发着鄙视的气息,不知怎么的,我就感觉委屈极了,跳进黄浦江也洗不清。




我被这恶婆娘谈话了。……不对,是我单方面认为我被叫去谈话了。



她把那个bra很单纯地还给了我。



其实是那天她不小心把带子拉断了,拿回去接。我一看,哎,缝得结实还好看。虽然挺不要脸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双手穿针引线的样子,或许她那口牙还嘎嘣一下咬断一个线头啥的。她好像也没想象中那么烂嘛。




对不起,我擦擦口水。




事情的高潮就在那天晚上。小开微信约我去他家,我猜大约是分手炮之类的东西。可我做梦都想不到他跟我烛光晚餐是要我当他小妈。他说老爷子时候不多,只是他老人家不知道,接下来就靠我把财产骗到手了。




老娘抄起酒杯就往他头上淋,演小时代似的,觉得自己廉价得要死,之前错得也太离谱。



我又双叒叕是一个人走回家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步数没掉出过朋友圈前三。(



三月初晚上还很冷,天桥上的风要吃人一样。坏女人这个点了还给我夺命连环call来diss我,这块冰一点人性都没有。我也不认错,“哇”地哭出来了,蛮不讲理地对她吼“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我现在就在天桥上,分分钟跳下去”。



然后这老娘们儿心态特别好地给我灌鸡汤。



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哭得鼻涕泡都出来了,一直问她是不是讨厌我。



她几秒钟之后,轻轻地说,欢喜侬。



嗯,宝宝哭得更凶了。



她问我在哪个天桥,要来接我。一脚油门送我回家,她说了很多她的事情。我当时将信将疑,因为上司给下属讲自己家事很少见的,而这多半有夸耀的成分,可她没有。



她在酒吧被我捡回家的那天她离婚了。(港真,她下个星期就四十岁了,一点都看不出来,直到现在我还在研究究竟是她梳妆台上哪瓶玩意有这效果)她当初就嫁了个凤凰男,已经飞上枝头的那种,可惜是个妈宝,因此她的小女儿就被迫死在了她肚子里。要是我遇到这种事,一箱红酒都不够我浇的。



以前特讨厌那种国产婆媳剧,但长这么大才发现有些东西确实是存在的。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的不如意往往无处发泄,只好把怨气撒在下一代的女性身上。你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她与婆家关系不和睦,春节假期的时候被找上门来,脖子上还有老太太留下的指甲印子,所以天天穿高领,一张臭脸。




一种强烈的冲动直接把住了我脑袋瓜的控制系统,可能还带着那么一点惺惺相惜,花猫脸的我捧着她的脸就啃,啃完还对她说:

王冰冰女士,你给我听好了。

就算你以后人老珠黄,靠肉毒素和玻尿酸过活,眼角开得像杨幂,我还是爱你,听到没?



她说嗯。



早上眼睛像挨过胖揍的我向她请假一天,短命的只给准了半天。下午气势汹汹杀到公司,隔壁桌的小姑娘说王姐给你买了杯咖啡。我拿起来一看,要不是我心细,我还发现不了她写在纸杯套里面的话:



“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
“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
“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乍一听挺深情的,再乍一听是在骂我,再再乍一听还是挺深情的——唉,不猜了,老娘已经不想再过天天猜谜语的日子了,老娘就想问问一件事,为什么这杯黑咖啡老娘喝起来那么甜呢💅🏻



之后冰山脸狐狸精暗箱操作,几次出差都和她同房,于是顺理成章确认了关系,现在每天早上在她家梳妆台前猛拍神仙水的有两个人了。



从那晚狼狈兮兮地强吻她的一刹那起,我真觉得管你资优股潜力股,只要是老娘爱的股,我做她个一辈子长线,被套死我也他妈愿意。而我的女人碰巧不会让我倾家荡产,吸吸。



明年我就要三十岁了,一般姑娘都会对三十岁很恐惧,催婚啊催生啊脸上的斑啊,这些都不要怕,谁不允许三十岁的女人活得漂漂亮亮哒?



我和我们家冰冰约好了,就算到了八十岁,我们还要手挽着手,一身最新款香奶奶出街,做最好看的老太太💅🏻





fin.

—————————



感谢

评论(6)
热度(36)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