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爬了,告辞

[王者荣耀/狄芳abo] 合欢

被删重发


*abo世界观 ao生子 普通人设定
*ooc傻白甜注意
*陈年老坑黑历史



《合欢》




1


结婚多年之后他们终于着手要个孩子。


李元芳问狄仁杰为什么突然有这个想法。滚床单的过程中提这么学术的问题倒是挺出狄仁杰意料的。


狄仁杰被问得有点懵,此时他断断续续地思考,喘着粗气,抱着李元芳换了个姿势。李元芳配合爱人的动作,撇开头让他尽情亲吻自己的脖子。


“我知道天天挤地铁很累,但是你也不用一次性帮我占十个月的座吧……你轻点……下面涨得难受。”Omega压抑着口中的声音,半开玩笑地说。



Alpha的声音黏嗒嗒的,就和李元芳身上焦糖气味的信息素一样,含糊反问了一句:“不喜欢小孩了?”


“喜欢啊。”







2


李元芳从浴室里走出来,一头挂着水的小卷毛,拖鞋一甩霸气地踩上床睡觉。狄仁杰一边数落他又不好好吹头发,一边拿了毛巾帮着他吸干净水。


刚刚事后他自己把后庭的东西清理了,心虚地闭上眼睛假寐。真不知道这狄仁杰到底吃错了什么药,这么想要小孩。


好笑的是,起初他们的立场恰恰相反。狄仁杰虽不明说,但李元芳作为其最契合的伴侣自然是明白的。男性Omega的生育能力弱,生产的时候极为惊险,狄仁杰绝不会放着他生。而李元芳却很想有个小家伙陪他打打游戏拼拼高达,做他一个人的孩子王。


李元芳在狄仁杰面前藏不住心事,黑暗中他悄悄地开口,“狄仁杰,小孩的事我……”


“上次去医院体检,我看见你在保温箱那边停了一会儿。”狄仁杰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如大提琴的低唱。


他记起来了。的确鬼使神差地走到那里去,那些刚刚出生的早产儿就像小老头一样皱着、蜷着。“喜欢小孩又不是说一定要自己生。”李元芳用气音嘀咕着。“平时都那么忙——”


“嗯,”爱人竟然淡淡地笑,“还要没日没夜地陪他,给他换尿布。”


“你爱换你换!”李元芳在被窝里踹他。


“这样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再也不能做那种两张机票去看欧洲杯的事了。”


“凌晨排队去买最新的supreme也不可能了。就连我的高达和钢铁侠……”Omega特别委屈地附和。


“小孩会跟我们吵架,说我们是最烂的老爸……”


李元芳像是被敲了一下脑壳一样激动起来,“咱红魔要是培养出个切尔西球迷,那岂不玩完了?”


……


但是那毕竟是我们的小孩。


我们的。





3


被告知怀孕的李元芳先生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卧槽?


我要当爸了?


我的高达怎么办?


孕期焦虑,孕期焦虑。李元芳又心特别大地安慰自己。


胸部没有和传说中的Omega一样鼓起来,他一脸纠结地低头搓了搓,心里突然想到中学时期自己还嘲笑人家小姑娘飞机场,不禁心生忏悔。


怀孕期间李元芳又突然发现狄仁杰很有做家庭厨男的天分。——就是这个处女座拿着天平和量杯做饭看着有点吓人,每天厨房擦八回勤快得不得了。李元芳嘴巴向来不停,却留给正餐的胃口不大,有气无力地把下巴搁在餐桌上,有时候只动几筷子就不吃了。狄仁杰恨不得拿牙医的设备把饭菜给他灌进去。



他太害怕了,害怕李元芳撑不住。



同时狄仁杰的噩梦更多了,他梦到一个惨白惨白的人影问他保大保小,他梦到李元芳虚弱地叫他的名字,他梦到“手术中”三个大字漫长地亮着。


产检结果下来,李元芳有的是个闺女。狄仁杰又开始担心小白菜哪天被猪崽子拱了,自己该提哪把刀上门。


李元芳有时候抱着平板看电影,笑得差点滚下床,换来的是狄仁杰蹙着眉的一顿责备,往往最后两个人都一副要哭的表情。


情事更是被严格把控着,每每皆是浅尝辄止,甚至狄仁杰主动睡到客房去。后来神探先生还是怂巴巴地收拾东西回来了,李元芳想不想他他不知道,反正自己不能不陪着他。——或者是说,只有李元芳在他旁边他才心安。




4



没有早产,也没有如期临盆,两个人都看不懂这个操作了。


李元芳肚子时不时地剧痛,看得狄仁杰也完全冷静不下来,只好不停地亲亲他,给他一点安慰。


医生建议剖腹。看着狄仁杰不淡定的样子,李元芳痛得满头大汗但是骂人的气势丝毫不减:狄仁杰你那么墨迹真他妈丢人!麻溜把字给我签了!


手术似乎持续了几个世纪。李元芳被推出来的时候麻醉的效果还未消去,如同每个夜晚在自己怀中熟睡的样子。而狄仁杰觉得做梦的是自己,一切都太奇妙了。


“一开始我们结婚的时候做完公证就上飞机旅行去了。”苏醒过来的李元芳精神头十足,“问你干嘛不弄喜宴。你说不想做那种表演性质的事情,我想,嘿,你小子还真有个性。”


“一有我们家闺女,你就跟个小媳妇一样。给您爆个料,芳哥我其实还可以和以前一样单手薅小偷的。”李元芳脸色苍白,却傻兮兮地笑着反握住狄仁杰的手,“这样的你还挺可爱的噢。”


晨曦落在男人的脸上,整张脸都好像柔软了不少。


“你看看你,男儿有泪不轻弹,”李元芳气若游丝地抚狄仁杰的脸,“我还没哭呢你怎么倒先……”



狄仁杰直接用吻堵住他的嘴。




5


李老爸非常酷,从来不参加闺女家长会。理由是:我闺女就是最棒的!每次都推给狄仁杰,狄仁杰忙的话干脆两个人都甩手不干,老师的意见很大。


好在李元芳弟妹多,长兄如父的道理不是白讲的,要说养小孩子他可是个内行。俨然这个家变成了一大两小,嘻嘻哈哈一对兄妹。


三十好几的李元芳还是个大男孩似的。身板小而瘦,晒不黑的体质。少年时玩命打球最终只有170出头,薄薄的一层小肌肉,同一天同一块场地同一个地点被帽六次。这也无妨,花花绿绿的潮牌穿他身上就是好看,老天爷也没辙的事。


闺女管狄仁杰叫“老爹”,叫“爸”,却从小到大叫李元芳“老李”,叫“芳哥”。分享糖葫芦和炸鸡,乖乖套了一手妙脆角送到她的芳哥嘴边。每个周末穿着连体睡衣的李元芳和lo裙加身的小姑娘坐在客厅沙发上打三国无双成了狄仁杰家亮丽的风景线。两口子一语成谶,小闺女真的心属切尔西,曼联对战切尔西之时就是家庭矛盾的爆发期。后来为了伟大的亲情,全家转粉多特蒙德。虽然李元芳还是一本正经地灌输着“一声红魔,终身红魔”。



别的小朋友羡慕她,哇,你哥真帅!闺女小嘴一撅,指着李元芳理直气壮:他是我爸!



于是这几年李元芳在狄仁杰面前就特别膨胀。



狄仁杰是欲哭无泪,如愿以偿失宠又光荣评为全家游戏最菜不说,从前爱侣间的情调完全作废了一样。有一个打抑制剂打得倍儿利索还保质保量的Omega,身为一个正常的Alpha,心都碎成了渣渣。


闺女对掖被角的李元芳说,芳哥你身上好甜呀。李元芳一拍脑袋,发情期呢,差点忘记抑制剂了。在闺女额头上亲了一口晚安吻后,带上房门却一头撞进狄仁杰怀里。


狄仁杰说,我的晚安吻呢。


您贵庚了?还要晚安吻?李元芳笑出来,钻到狄仁杰身上的檀香味里。


避免不了地一阵耳鬓厮磨,男人拨弄爱人一嘟噜小卷毛,说,醋呢,还是要吃的。而对方默契地吻住他,邀请他缠绵。


其实你不知道,我一直以来都在答卷,把你教给我的包容、勇气和爱一笔一画默写给你看。让她体会到我拥有你的喜悦和感激,让你看到这孩子的时候,就会想起我这个糟糕的父亲,你深情的爱人。


这辈子我能够答几分呢?






fin.



—————————


感谢

评论(19)
热度(165)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