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爬了,告辞

速打一个现代人设

哪吒



“混血儿”是他。


哪吒身上体现着南北两种质感的深情。他继承来自父亲的宽肩膀,梆硬的拳头与腰杆子,结实而匀称的骨肉。翻个面儿,便是美人尖直指额间一粒朱砂痣,下衬盈盈一双眼,眼角上挑的角度像极了他常含泪水的母亲。


打小脑袋灵光,但是没开窍时总把机灵用在游戏机和捉弄前座小姑娘上。爱打架,总是狼狈兮兮地赢,笑得见牙不见眼,五分钟之后又跟人称兄道弟,勾着脖子去校门口买炸鸡。向来爱极了温驯又寡言的大狗,怕极了聒噪不面善的小犬。


中学时候钻进物理这一门,留着科学家同款炸毛,还用摩丝抓得翘翘的。趾高气昂地把实验室钥匙挂在手里,偏要弄出哗啦啦的声音。手机屏保万年不变爱因斯坦他老人家的吐舌照,抽屉里总珍藏着一本硬科幻,却差点把实验室的离心机拆了。


看上去没心没肺,而睡觉老实得不可思议。握拳的双手弯在胸前,弓着背,像个尚在母亲子宫沉睡的婴儿。所以被子心疼他,卷在他身上,连褶皱都是阿尔卑斯糖上旋出来的涡。杨戬抢不过他,干脆连人带被一起搂着睡。


哪吒认真沉浸下来像个苦旅的边塞诗人,脸上有别样的坚毅。研究物理的都是诗人。他们的眼光可以无限大,大到天体宇宙;他们的视野可以无限小,小到中子夸克。他英勇过了头,明知这门东西要他把这辈子丢到火里,烧得灰飞烟灭毛都不剩,可他仍是双臂大张,一步一步去拥抱火焰,于是,他飞升成仙。



他把西风和大漠背在身上,要做一轮喷薄而出的红太阳。




————————


感谢

评论
热度(16)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