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爬了,告辞

[王者荣耀/狄芳] 打呼



*现代paro
*不走心的傻白甜ooc贺文





《打呼》



1



他从来没想到他们会走到这步田地。



信任与忠诚,仿佛站在了土崩瓦解的临界点。




“狄仁杰你为什么看我硬盘里的东西。”李元芳一叉子戳破了早餐盘子里的荷包蛋,蛋料理的精髓蛋黄汩汩流出来,一滴不剩。



狄仁杰沉默,不敢看餐桌对面爱人的眼睛。



“哇你什么意思啊,”李元芳“铛”地把叉子一撂,“狄则成先生你还玩潜伏啊怎么着,不论我怎么想,你起码跟我说一声啊,都一起过了多少年了我还——”



“不是……”狄仁杰耳朵遭受着李元芳的滔滔不绝连击,浑身有种无力感,他不想吵架,真的不想。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看美剧。”李元芳避重就轻,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算了。男人一脸痛苦地往咖啡里加了块糖。






2


前一天晚上的事情是这样的。



李元芳在被窝里一个翻身,习惯性地想要把手搭在狄仁杰身上。像只小兽一样磨磨蹭蹭地要粘上去的时候,他皱皱眉,好像这个形状不是某人的肩颈。



霎时没有在黑暗中安全感的李元芳就像盲人摸象一样胡乱摸索,大剌剌地把手伸进对方的衣物,清楚地感受到腹肌线条之后明白过来自己正箍着狄仁杰的腰。



桥豆麻袋。



李元芳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咂巴一下嘴。台灯微弱的灯光照着狄仁杰的侧脸,而狄仁杰戴着眼镜,刘海儿散下,耳中塞着耳机。犹如一场时空穿越的梦,青涩的学生时代旧戏新演。



身边的男人好像感受到了动静,伸手揉了揉李元芳还戴着钉饰的耳。


照理说狄仁杰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把工作带回家,更不会等到自己睡了之后再拿出来做——行踪可疑!李元芳努力地看清楚狄仁杰电脑屏幕上是什么东西,画面正好定格在谢耳朵那句著名的“son of biscuit”上。



去他个小饼干。



没想到啊没想到,狄仁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背叛革命啦?




李元芳悻悻地闭上眼睛,心想明天再好好数落这个口嫌体正直的男人。今天晚上就算了,狄仁杰的身上那么好闻,腰板手感也称心,先享受享受再说。







3


“黑眼圈那么重,”李元芳用指腹划了划狄仁杰眼下嘀咕了一句。



狄仁杰做了会儿思想斗争,说,“我睡不着。”


这句话被剔除的信息太多。不是狄仁杰自己失眠,而是李元芳不让他睡。



他睡眠本来就是浅的,被一搅就醒。一天夜里他被一串“奇奇窟窟”的声音硬生生地弄醒,狄仁杰心想一定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太对,闭上眼睛准备重睡。谁知那声音愈发得寸进尺,呼噜呼噜地好像长在自己胸口似的一团蒲公英,还时不时带着软糯的哼哼声。



狄仁杰看着李元芳睡得不省人事的脸想,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性格别扭又纠结的神探先生每天晚上的活动就变成了和爱人相拥而眠、被其呼噜声吵醒、打开电脑煲剧、在早上五点半精准地结束一切并重新把人捞回怀里假寐。



生活大爆炸煲到谢耳朵表白,蜘蛛侠电影超凡的不超凡的全部看完,疑犯追踪撕心裂肺一集不落。包括看了一半看不下去的《五十度灰》,狄仁杰深觉自己得提防着李元芳是不是在枕头下藏着什么奇怪的道具。




狄仁杰有种重新认识李元芳的奇妙感受。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窝在自己身边,仿佛把他的脑电波都传达到心窝子里。




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恨不得做他的眼睛耳朵,见他所见,想他所想。结果没想到多年后是通过偷偷看他收藏的剧集电影来实现这个愿望的。



还挺神奇。







4






然而接着几天之后,狄仁杰恐怕是再也受不了李元芳发出的小噪音,对李元芳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你在打呼。



李元芳一脸错愕。



满眼血丝的狄仁杰说要不我录个视频当证据给你?



少年头摇得像拨浪鼓,你可住手吧。



狄仁杰要是开始别扭,李元芳也跟着别扭。



他非常感谢狄仁杰没有直接把他踹下床,同时对于扰爱人清梦一事追悔莫及。痛定思痛!李元芳蔫了似的收拾铺盖决定挪窝。




狄仁杰表示不解,说也许自己可以睡觉听个郭德纲什么的,李元芳没必要这样。李元芳炸毛似的猛搓狄仁杰的脸,问他是不是想把他自己憋得猝死。



“实在不行陪你去看医生,”狄仁杰好笑地覆上李元芳作乱的手,“以前你从来不打呼的,一定是哪里有点问题。”



“狄仁杰我跟你说,”李元芳吸吸鼻子,咧嘴笑了笑,“我还真有点慌,我打个呼噜你都把自己搞成这样,万一查出来个三长两短来你这个处女座岂不是要把自己难受死呀。”




“怎么会。”狄仁杰轻声说,把爱人的手从脸上移开放在唇边亲了亲,“不会有什么大事。”




当初受到的非议和反对也没把他们怎么样,曾经焦虑不安的日子度过了只觉得不过如此。只不过是呼吸频率和分贝的小问题,倒成了一勺调味品。狄仁杰甚至认为他不用再煲剧熬夜,就能习惯它。





“我发现我有病,只能弃疗的那种。”李元芳眉头拧在一起,眼神凝重,“不然为什么就吃你这套。”说完刮了刮男人的鼻子。而对方选择拥他入怀,并邀请他分享一个吻。







5



最后李元芳还是去了医院。



查下来没什么大碍,就是运动方式不太对,作息再改改即可。即使真爱并不会计较,但他可不想赖着狄仁杰不让他睡个安稳觉。



爱本来就是互相深情的平视与对话,怎么会有躲避和仰望?


李元芳拨开狄仁杰额前的发,印上一吻。



“我对你有着不可否认,又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好感。”



“我曾以为我脑子里长了寄生虫,但是这个理由太牵强。”



“唯一的结论,那就是爱。”









fin.




———————————




最后三句是生活大爆炸里谢尔顿表白艾米的台词



明天会把不满意的文删了慢慢重写




感谢



评论(8)
热度(75)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