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

[王者荣耀/狄芳]戒烟(上)

*激情摸鱼,不知有没有下文
*前任设定,不知能不能复合










1



“亲嘴的时候为什么要闭眼睛啊哥哥?”



李元芳口里的可乐一下子喷出来,杯子被他“咚”地搁在餐桌上,慌忙捞起一包抽纸哗啦哗啦地往身上招呼。


“小没良心的也不帮我擦一把……”李元芳瞪了小姑娘一眼。略略略——小姑娘芳龄八岁,白眼倒是翻得越来越有他哥的神韵了。


“哥哥哥哥,你还没回答我问题。”


“李白这个龟孙子给你看了什么?”李元芳破了“妹妹面前不吐脏”的大戒,反应过来后祈祷他可爱的亲妹能够忽略掉。



“电视里这么演的,但是电视里的东西又不一定是真的。”小姑娘表情特别严肃,还煞有其事地用小皮鞋的跟把地跺得叩叩响。“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行行行,”李元芳做了个“打住”的手势,“亲亲这事儿吧,不常干。”李家老大继续胡编,“而且万一看到对方眼睛里有眼屎,就不好玩了。”



小姑娘呆了。李元芳觉得自己可能把一颗活蹦乱跳的少女心重重的从阳台上丢了下去,然后又出去补了几脚,要是播出去得打马赛克。



这不能怪我。少年认命地看着小姑娘枯萎着远去的背影。——跟狄仁杰接吻的时候我眼睛都他妈闭着的。



狄仁杰喜欢接吻前先舔李元芳的唇峰,再黏糊糊地勾他的舌头,亲完了还会用唇小心地蹭李元芳的嘴角。书上说,把一种感官关掉,另一种感官会变得更灵敏,比如盲人的听觉异于常人。可能李元芳的身体对于狄仁杰的身体有某种感应,故自动地要把对方的爱抚放大并细化,存在脑子里。



只是现在记住这种感觉也没有多大意义,因为这是他们分手的第二个年头。



手指黏了吧唧的像是贴满了双面胶,衣服上还有那种冒着气泡的甜味儿,李元芳突然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那半杯可乐像是狄仁杰的眼睛在不开灯的房间里的颜色,无言地瞧着他。



怎么会在这种无关痛痒的场合,那么想他。



他气急败坏地想。




2



狄仁杰大他五六岁,住他隔壁那栋楼,到他家门口要走六百八十三步,他抽凤凰牌香烟,烟瘾不大。



放在从前,李元芳不会留意这样一个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有趣儿的街坊。身为本地学生的他比较喜欢周末早起看大爷下棋遛鸟,或者沿着滨江大道蹬几圈单车,有时还会被母亲“奴役”带妹妹上兴趣班。



和狄仁杰结下孽缘的那个周末下大雨,蒙蒙的视线里都是白色的雾气。李元芳瞧见前面一男一女站在雨里。女人打扮得优雅精致,打着伞;男人没打伞,雨水暴露了他头发的真实长度,身上的衬衫湿了个精光。——是哪个偶像剧在我们小区取景吗?然而周围摄像机都没有一个,李元芳有点看不懂了。



李元芳还准备装作没看见在旁边溜过去,狄仁杰却突然笑了,跟他说,“你来啦。”这声呼唤温柔得太不可思议,接着自己的手就被他一把牵住。



打伞的女士眉头紧锁,淡淡撂了一句“你想好”,转身就打开车门进去,发动车子消失在雨里。



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被小三”的李元芳一下子甩开狄仁杰的手“你你你”个没完。脸上大写加粗的一句“你怎么凭空污人家清白”。



狄仁杰道了抱歉,他刚刚委屈了李元芳这名根正苗红好青年替他演了一场拒婚大戏,但那名漂亮女士并不是狄仁杰女朋友,而是更加来势汹汹的姐姐。他希望李元芳之后能在关键时候跟他搭个对手戏,作为回报,狄仁杰愿意请他吃饭,地方他随便挑,几次都行。



李元芳喜笑颜开,说那敢情好,反正自己没扣上小三的帽子,只是屈尊演个基佬,要是在剧组当群演还没这个待遇呢不是?



然而他们都没想到,这一场秘密与金钱的交易在一来二去的交谈之中、在口腔的咀嚼和吞咽之中、在浪漫暧昧的餐厅装潢之中,变成了心照不宣和假戏真做。




3



“你以后多来我这儿转转。”



“你想干嘛!”李元芳面上凶巴巴的,可那颗心却是乓乓乓地敲着他的胸腔,敲得他耳朵红扑扑的。“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你就……”



“不是,”狄仁杰把涮好的肉捞给他,“我姐怀疑我们俩根本没同居,想着有理由把我们拆散了。我家的电视屏幕够大,没事的时候来我这儿打打游戏,留点生活痕迹。”


少年受宠若惊,瞪大眼睛不敢吱声儿,埋下头吸溜粉条,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饭票有了不说,四舍五入还赚了套游戏设备,一想到自己心里头暗搓搓地还贪图人家美色,李元芳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少年,要脸啊!





不行,不能,不成。李元芳心里斗争从天上到地下轮了几百回合,打得尘土飞杨,终究抵不过良知的呼唤,在一次狄仁杰送他回家的时候表了白。



也不知道为什么浑身上下全是劲儿,李元芳终止了自己掏出门卡的动作,嘴里默念狄仁杰还没开门,撒丫子直接往隔壁楼冲过去。




李元芳可能真的没什么欧洲血统,就在他刹车的那一瞬,狄仁杰已经在玻璃大门的另一头诧异地望着他。



你别走!少年喊着,拍了拍玻璃门,那个位置是狄仁杰隔着玻璃的心房。他不清楚门里面的人能否听清他在说什么,他一把摸出手机,不假思索地开始打狄仁杰电话。



他说,狄仁杰对不起,我演不下去了,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你不要再对我那么好了,你另请高明吧。



明明李元芳的声音怂得像蚊子,但是他的声线从听筒里滤出来不轻反重,在狄仁杰耳朵里湿漉漉地夹杂胆怯和落寞,拽着李元芳的鼻音往下垂。



什么活的鬼灵精钻进了狄仁杰的胸膛里,一溜烟和他的心跳合二为一,热腾腾地扑通扑通撒欢。狄仁杰不禁按着自己的心口,嘴角微微向上翘。



李元芳急得整个人快要嵌进玻璃门里,当狄仁杰开门时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泥。男人就像今后令李元芳印象深刻的那样,亲吻他的唇峰、舌尖、嘴角。



所以李元芳渐渐明白了为什么狄仁杰这个特别自律的人至今都没戒烟,就如同他戒不掉狄仁杰一样,这瘾啊种在身体的一个角落里,逐渐蔓延成森林大海。你拔掉一颗芽轻而易举,但是要伐一片森林就难如登天了。






tbc.



————————



感谢

评论(17)
热度(56)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