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爬了,告辞

一点废话

 *胡说八道占tag致歉

 

狄芳

 

 

 

 

我入农药坑时的初心,现在依然是心头宝。

 

 

 

 

首先是狄,虽说极大可能是出身名门,吃穿精致,用度阔绰,接受良好教育,但完全不可能是那种软糯可爱、爹妈捧在手心里的小朋友。

 

 

想想这人脑袋这么灵光,天天拿鼻孔看人,脾气还挺暴。如果是我对门儿家小孩,我肯定是又怕他又嫉妒他,要找人打他。

 

 

这小孩儿,既搞刑侦还搞司法还搞仕途,什么破事没见过?不仅是看,他还想得多、想得细、想得深,自然胆大心细。他话没那么多但敢做敢说,什么事情都好像特有把握,你还没那个能力反驳他。

 

 

待到他再长大一些,骨子里那些狂儿稍稍收敛,添了几分沉稳敦厚,不再无时无刻地横眉冷目,稍稍学会了点疼人。只可惜目光终究是愈发犀利,成了外冷中热内冷的夹心饼干。与其说老狄疯狂极端地工作,“长安城的每一块砖都留下自己的印记”,是爱这座城市、是实现个人价值,还不如说这样的“价值实现”是在提醒自己:“我活着。”

 

 

是不是算是老狄对于世事的最后挣扎,或是妥协?都说天才是孤独的,想必这个聪明的脑袋瓜、这颗一直扑通扑通不可一世跳动着的心脏已经体会到了。

 

 

 

 

 

再说说芳xi,姐姐心尖尖上的屋里芳xi。打小在底层摸爬滚打,因为身份尴尬备受白眼,又是家里的当家的,心疼之余也意识到芳哪里不是个小人精呢?察言观色、与不同阶级的人打交道李元芳可是一流的。但是,人精归人精,芳还是会留一点空间给自己挂挂树,思考思考人生三大难题。高兴时对人笑一笑,耳坠一摇一摆,眉眼弯弯的,整个人就跟春天的阳光里走出来似的,倍儿讨人喜欢。不高兴了把你的家底扒个精光让你声名扫地,再不济反手一镖戳烂你的狗头。

 

 

李元芳和狄仁杰一样,什么破事没见识过?只不过他没这功夫去疾世愤俗,俗了吧唧地活也是活,高大上地活也是活,既然长安让他活,他就要忙碌充实地乐呵活着。或许可以理解为一种超然,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推卸责任,不管是好是坏,他都照单全收。即使是这条命给他的磨难再多,这样一个小小的身躯,全部坚定而淡然地,统统担下来了。

 

 

狄芳两个角色,心都是“冷”的。就是那么一点点看破红尘、一点点成熟超脱、一点点深不见底,彼此吸引,互相解答,走到一起。这样的两个人,用我之前在我的那辆破旧脚踏车里的一句话形容,就是“互相救赎”。

 

 

当然,单恋,不管哪一方的单恋也是相当美味的。狄仁杰把自己的情感封起来丢弃,或是李元芳不愿再相信任何人。蜿蜒崎岖,道阻且长,暗潮汹涌,求而不得,最终一份情谊烂在心里,爱你在心口难开。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

 

 

还有我钟情的现代设定。说实话,主要是想为了甜回来,哪怕清水柏拉图在我眼睛里也是苦恋。看他们小打小闹、斗智斗勇,然后笑着拥吻,我觉得这tm才是正经谈恋爱。

 

 

入坑半年不到,暂时就这点破感想。狄芳简直跟西伯利亚一样冷,祈求能有更多好磕的粮。




——————


感谢

评论(16)
热度(39)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