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爬了,告辞

[王者荣耀/狄芳]Touch and go 再续

*ooc爆甜狗粮 依旧现pa
*这是我今年的党费!



《Touch and Go》再续








0

聊聊他们的吻。











1






他们本来就时常亲吻。


有时候是早晨餐桌边上,李元芳刚刚从浴室里洗漱完,身上挂着睡衣——“某些时候”光着上身,懒散地走到装修成开放式的厨房。狄仁杰通常在摆弄咖啡机啦面包机啦榨汁机之类不需要厨艺就能解决早餐的东西。


眼睛好像自带柔光,狄仁杰的轮廓融得毛毛绒绒,李元芳心里像是有只小猫咪在东蹭蹭西蹭蹭,惹得他情不自禁喊了声爱人的名字。



李元芳的手抱住狄仁杰的脖子时,男人就会默契地微微低头。早晨的吻一般不会很深,能浅尝对方嘴上残留的薄荷味,仿佛还有回甘。





假如运气好,两个人周末不需要加班的时候,通常会赖在家里宅着。



他们坐在沙发上,大抵都是看李元芳喜欢的综艺或者电影。李元芳笑点低,往往能笑一下午,而且笑得厉害起来喜欢捶狄仁杰。狄仁杰很给面子地任他捶,嘴上居然罕见地挂着点弧度,不过他肯定不会因为综艺里的什么笑话而笑成这样。


有时候李元芳笑着笑着就收敛了,表情成了一个抿嘴的、坏坏的笑,然后圆眼睛盯着狄仁杰的脸,眼眶微微湿润,娃娃脸带着点粉红,像是被什么吸引住了。突然,他猝不及防地凑上去亲狄仁杰一口。


不够。


李元芳揪着爱人的领子含他的唇。



很快,就会换成狄仁杰嫌不够似的,把李元芳压在沙发上肆意地唇舌缠绵。电视的声音依旧聒噪地响,只不过两人早就无心关注这个,他们只想要好好地接一个吻,然后,再接一个。










2









最好玩的还要数他们吵架,或者理解为李元芳单方面挨数落的时候。



——大多是因为案子的原因。狄仁杰这个人一谈到工作,特别是跟后辈谈工作,有话必说,有错必指,措辞虽不会冒犯,但也决算不上委婉。要是这个后辈恰恰是李元芳,那么就有好戏看了,李元芳被狄仁杰连珠炮一样地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即使是狄仁杰是自己半个师父,可这样被心尖尖上的人数落真的委屈的要死。曾经还没入行的时候李元芳顶过几次嘴,没有一次例外地,通通被狄仁杰驳得哑口无言。


“这里不行,不能这样。”狄仁杰滑动了一下鼠标,目光透过眼镜片盯着电脑。“这种情况应该先去申请调查令啊,那块的法院都比较有行动力,完全可以实地取好证——你忘了我教你的了是不是?”


“可是——”李元芳刚想辩白,狄仁杰便又立刻指出了下一点不妥,无视了申辩的爱人。


李元芳火了,他一巴掌拍在书桌上。手上又痛又麻但是气势不能输!少年颇有威严地喊道,“狄仁杰!”


狄仁杰一懵,看着他。


“你!”李元芳涨红了脸,“你——”


最后他像是憋了一个大招却用来打河蟹一般地垂下头,小声嘟囔,“……狄仁杰你能不能……亲我一下。”


狄仁杰失笑。他从从容容地摘了眼镜张开臂弯,李元芳便一下扑进去。狄仁杰鼻子里发出轻轻的笑声,“别动……让我亲……”说着捧起爱人的脸,吻住他的唇。










3


狄仁杰和李元芳互相表白心意的那个吻反而是最小心翼翼的。——虽然第二天他俩就上了床。


正是期末,不想与同寝室不认真复习之混蛋为伍的李元芳绝望地发现通宵教室已经满了人。少年垂头丧气地在教学楼里瞎转悠,心想着自己捧着讲义热死在外头会不会上报纸。突然看见会议室的牌子就在不远处,不仅是完美的独处空间,而且还有空调,李元芳一咬牙一跺脚打算占为己有先。



李元芳摆弄了会儿自己的钥匙圈,正欲表演一个撬锁大法时门却吱呀呀一声开了。我佛慈悲!李元芳大喜,屁颠进了去。虽然我们芳哥开灯只敢亮一盏,空调却绝不含糊地“滴”一声开了。路过,不顺手都不好意思。



接下来他就后悔了,这空调嗡嗡倒着冷气,一瞅居然才13度,不禁心里大骂哪个属企鹅的混蛋干的好事,四处去找遥控器,那东西一点踪影都没有。



娘耶,这才九点半,这个夜可怎么熬。


本来想回趟寝室捎件衣服,又忌惮着作案现场被发现,李元芳搓着短袖T恤露出的手臂,腹诽着“天要亡我”。


可谓无巧不成书,李元芳听见一阵脚步声,心想这是要完了,躲也不是逃也不是。——谁知推门进来的人恰是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狄仁杰。——复习个屁,人生不幸。李元芳突然有种双手抱头蹲墙角的冲动。



“你怎么进来的?”狄仁杰有点惊讶。


李元芳结巴道,“我…我没撬锁,门本来就没,没关好。”


还不等狄仁杰再说什么,他又急得说话特别顺溜起来,贯口似地道,“相信我啊学长我只不过看见通宵教室里全部都是人我又不能让自己挂科所以出此下策!我真的是不小心闯进来的!我已经打算走了因为这儿空调没有遥控器!我错了!真的错了!”



紧紧闭着眼睛,生怕狄仁杰对自己说些什么,却听到染着点笑意的一声“没事”。



狄仁杰说自己常常“徇私舞弊”地在会议室复习,若李元芳不介意,有需要问他来拿钥匙。李元芳仿佛是拿了块免死金牌还受了爵,眼睛亮得晃人。又瞧见狄仁杰手里除了厚厚的复习资料之外还有卷素色的薄毯子,便动了装傻的歪脑筋。




厚着脸皮和狄仁杰披一条毯子的李元芳觉得自己被狄仁杰好闻的味道包了个严严实实,除了一开始的丝丝心动之外更多的是安心。


一直忙到下半夜,李元芳总算是松了口气。伸了个懒腰,却转头发现狄仁杰在看他。一时间四目相对,空调冷风都是暧昧的。——明明狄仁杰没有必要在这儿复习很久。



他和狄仁杰说不熟也挺熟,说熟却也没到那个份上,隔着层纱,飘飘渺渺地看不清楚。


李元芳深吸一口气,“谢谢学长。”


“不用谢。”狄仁杰继续在看他。


李元芳大着胆子演戏,手做了个假动作去碰狄仁杰的。


狄仁杰也不恼,任他碰。


最终李元芳心下一横,抓住那只修长的手。



“如果两个彼此中意的人恰好碰上了……”狄仁杰低沉的声音似乎有点犹疑,“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的忐忑一下子清空,他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清醒无比,他道,“我正好有个建议。”




“讲。”狄仁杰悄悄地反扣住李元芳的指,觉得自己呼吸急促。




“学长,我们相爱吧。”



两个人不由自主地靠近、再靠近,比起上一秒的试探,这一秒眼神是坦然的。虽然只是嘴唇微微触碰一下,但是心一下子就被一种奇妙的暖意捧起来,飘飘悠悠升的老高,轻盈得像光。






4






天天亲同一个人,不会厌吗?



“相看两不厌,不对,热吻两不厌,唯有……”李元芳说,






“唯有狄仁杰!”







——————————————————




感谢!



评论(5)
热度(74)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