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恭喜发财

[王者荣耀/狄芳戬吒] Shameless

*不知是什么paro的ooc
*发神经 没写完 估计是不会写完了x





《shameless》





0

一双沾满泥的球鞋踏进律所。


“刑事诉讼。”球鞋的主人把公文包随手扔在一张小几上。声音洪亮,带有喘息声,许是跑着来的。

老旧的电风扇吱呀作响,墙纸受潮剥落,夕阳透过百叶窗缝隙,把籍籍无名的律师们疲惫的脸染成太妃色。


有个人说,我们快下班了,除非愿意让我们多收百分之十五的咨询费。


少年毫不在意地掏出一叠钞票,在手里掂着,原地绕圈踱步。他看起来并不恼,声音依然轻快洪亮:“钱不是问题,先生,我们只需要一个律师替我们辩护而已。”


李元芳抬起头:眼前的红发少年穿着牛仔夹克,耳朵打洞,一对夸张的红耳环荡着。他甚至有点怀疑楼下墙上的涂鸦就是他干的,但若是如此今天这孩子应该得出庭。


似乎是对上了那双眼睛,少年的目光扫过李元芳身上的廉价衬衫,很快他就快活地对他笑了笑,“感谢上天,就选你了。”






1




牛肺?不够新鲜的牛肺。李元芳眼睛看着地铁车厢的天花板,皱了一下眉头继续咀嚼手里的三文治。他又停顿了一下——噢天哪,哪个混球放的紫甘蓝?他发誓再也不去地铁口那个小吃摊,并祝愿其在一次银行抢劫中被暴徒打成筛子。


车厢里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乘客,呼出的二氧化碳夹杂着好几种信息素的味道,发臭,不好闻。地铁车厢如同浆洗得不好的白衬衫,泛一种类似奶茶渍的颜色。天花板上偶有千奇百怪的小广告——呃你懂的,所以李元芳时不时抬头看看——当然他祈祷这时候不会有个大块头以为自己在朝着其鼻孔发出挑衅。


他从小耳朵就灵,听见几个人在窃窃私语。政/府最近决定要削减社会福利,打着保家卫国的口号把这些钱挪到武器开发上——据说从Alpha到Omega的削减比例都是一样——听到这里他翻了一个白眼——Omega能够享受到的福利待遇本就少的可怕。名存实亡的平等,自己深知这一点,不,应该说所有来自贫民窟的孩子都对其了如指掌。李元芳拥有身为偷渡客的父母,还没有合法身份的时候做贼一般偷听学校课程的滋味依旧让他脑中泛起一阵酸楚。


李元芳的思路被手机震动打断,天堂实业公司的詹姆斯·杨发来消息说他已经到了警署。地铁车厢门叹息着打开,李元芳嘴角微微上扬。


这是他头一回接到的大案子,况且报酬不菲。李元芳甚至打算周末去一次教堂。


詹姆斯·杨在警署门口等他。高大的Alpha眉心处有一块细长的橘红色的疤痕,好像是随时就要张开的第三只眼睛。他们寒暄了几句,一起踏进门。


李元芳记得那个公文包,被那孩子粗暴对待的公文包。


里面是所有我们能找到的证据,杨说,靠到会客间的沙发靠背上。“我们只需要你尽力,”他的嘴抿出一个庄重的笑容,拍拍李元芳的肩,Alpha的接触让他感觉不太自在。“我们可怜的工人崩掉一个私吞经费的合作方主管,何况对方先挑起的肢体冲突——正当防卫而已。并且,警方暴力执法逼死了那个可怜虫,天堂公司的冤情需要得到昭雪。”


“暴力执法?意思是说那个工人已经……”李元芳刚要追问下去,会客室的门被打开,大步跨进来一个梳背头的警官——fuck,怎么又是个Alpha?制服衬衫的袖口卷到小臂,李元芳一眼认出这绝不是健身房走出来的躯体;近期上头的斗争比从前更为激烈,Omega律师猜到几分这名警官有可能是谁。



警官向商人点头示意,在他面前坐下,不等杨开口,他就开门见山道:“这场官司你们不会赢。”警官瞥了一眼坐在一边的李元芳,“真不可思议,詹姆斯,你居然开掉了你们的法律顾问。”


“恕我直言,因为经验太过丰富而丢掉果断的人我们不会用。”詹姆斯十指交叉在一起。“而且我手头的证据只需要一个知道怎么开庭的律师就可以让你们完蛋。”


“恐怕他是知道了你们在做什么荒谬的事情。”警官反唇相讥。


“无稽之谈。”杨打了个手势,“在新墨西哥州修铁路是为了更好地造福人民,上头也在鼓励这买卖。我们不惜降价提供最好的钢铁——太乙博士炼得最好的铁,同时也挽救了一些失业工人。”


“可是你们的工人一枪爆了铁路公司主管机的头。”对方仍在强调。“或许你们拯救错了人。”


“你们也爆了他的。”詹姆斯·杨的嗓音像寺庙的大钟鸣响,让整个狭小的空间都安静了。他顿了一会儿,“同态复仇未免有点低级。”



“我必须纠正,”警官挑眉,他左胸口袋上的金属铭牌反光,他姓什么来着——Ti?“警察是警察,公司是公司,很显然你这是在污蔑。我奉劝你不要想通过一些小聪明动摇什么。如果你脑子里还有这种魔幻的想法,你大可试试看。”


商人发出低沉的笑声,“我不介意,哪吒说他很愿意搞一个大新闻。”


李元芳听得云里雾里,但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那就是如果这真的像……天哪,他是指像西部冒险故事一样劲爆的八卦……情与法的对抗?两个Alpha之间的低气压让他呼吸不畅,李元芳畏畏缩缩地请求去趟洗手间,走出会客室却发现自己压根不知道它在哪儿。






2


李元芳被哪吒——那个红头发吓了一跳。


嘿,杨戬在这里吗?他指了指百叶窗里头,看见李元芳茫然的表情,改口道,“我是说,詹姆斯。”


李元芳点头。


少年伸了个懒腰,“叫他早点完事儿,我一向认为跟这些政/府的懦夫们没什么好说的。上个月工人罢工还不够,现在他们居然端起了枪。那个意大利来的娘炮真是瞎了眼睛才会雇佣一个把饱私囊当作己任的蠢蛋。”



“抱歉,不过……”李元芳揉了揉眉心,“你是说新航路公司?天啊,据说他们是一直靠着良心才做大的——”


“拉倒吧,他们的建筑工人就算是累死在工地上也休想叫他们掏一分钱。”哪吒大声说。引来几个警员的目光他也毫不察觉。“那个混蛋偏偏说我们的钢铁不达标,要亲自看产品数据——你可以看看我拿来的拷贝,完全没有问题!这分明是毁约的前兆!然后——他们就开始打起来了!最后,你应该知道——bang!”他激动地瞪眼睛,好像冲突现场就在他眼前一样。


“但是,你们为什么要来布鲁克林?当地法庭怎么说?”李元芳蹙眉,用气音说。他不太喜欢这个打耳洞的,理应出现在少管所的毛小子。


“咳!这不,那个开枪的逃到了这儿。”哪吒比划了两下,“然后就被警察——”


“上帝啊,所以说,你们要把条子告上法庭?”

评论(20)
热度(45)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