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恭喜发财

[王者荣耀/狄芳] 狄仁杰的头发

*点文还债 (感觉自己极其摸鱼了orz
*现代paro





《狄仁杰的头发》




狄仁杰小时候脑后留了一根小辫子,额发蓬松松地七翘八翘,在院儿里被大一点的小孩拉扯了一下就会很凶很凶地瞪回去。


少年时期因为发尾还是很长很低被误认为是个日系少年,考试的时候会用夹子夹着;因为机缘巧合在学校晚会上做学生代表发言,被老师抹了发胶露出额头,意外地惊为天人。

之后就爱上了发胶这个东西,出门一抓一捋就完事儿了,比姨妈色口红还显气场。快捷干练高效,狄仁杰style。大学的时候打赌输了被某李姓室友拖去理发店染了一撮绿,成为了所谓的人生污点。不过狄仁杰气场太过强大,绿毛逐渐成了个人符号。


后来跟李元芳走到了一起,头发如果太长了的时候李元芳会悄悄趴在他肩上帮他扎个啾啾。当然也出现过李元芳心血来潮用推子帮他打理然后剪残的情况。男朋友特别喜欢狄仁杰露出的额头,早晨李元芳都会踮脚吻一吻。

有一回洗完澡,躺在床上,不知怎么两人有点动情,滚成一团的当口狄仁杰的头发垂了下来,狄仁杰甩甩头,结果头发遮住了脸。逗得李元芳笑得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狄仁杰我都快笑软了,能不能愉快地打炮了?——殊不知第二天李元芳愣是没下床。


三十五岁之后狄仁杰开始留胡子和留头发。有时候李元芳看狄仁杰系着围裙在厨房刷碗的背影差点以为是个高挑的人妻——理想型啊,李元芳擦了擦鼻血,突然出现了一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错觉。


同时李元芳也有一个烦恼,那就是在家里无意间发现一根长头发,总要观察一下这是狄仁杰的还是狄仁杰背着他带姑娘回家。那一阵子两人都不太好过,李元芳时不时生闷气,狄仁杰问他他也解释不清楚,只是心里怀疑是不是七年之痒姗姗来迟。


某天晚上他们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大吵一架,李元芳“乓”地甩上门,狄仁杰没有拦他。他站在电梯里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一摸口袋只有车钥匙。李元芳坐在驾驶座上扶着方向盘,觉得自己很累。下半夜狄仁杰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李元芳每次都等着铃声响好久之后再挂断。最后,狄仁杰似乎是无可奈何地发了语音给他,问他把发圈放在哪儿了,能不能帮他找找。


这种求和方式,真的很烂。李元芳对着手机破口大骂,然后用最快速度冲上楼。站在门口等他的狄仁杰好像特别温柔,李元芳想都没想就陷进他的怀抱里。狄仁杰低沉的声音不停地呢喃着抚慰道歉的话语。李元芳恍然发现爱人的头发已经过肩——原来我们在一起了这么久。他嗅着狄仁杰的发香,觉得自己快要幸福死了。


四十岁的时候狄仁杰的事业遇到瓶颈。李元芳笑他中年危机,大名鼎鼎的工作狂居然碰到了职业天花板。狄仁杰挫败地跟着笑,不过他知道凭他的能力平安度过不是什么问题,只是会有点难熬。


他们已经过了什么苦痛都要瞒着怕对方担心的年纪,学会了手牢牢握着面对每一天升起的太阳。李元芳说,要不要去剪个头发?换发型能转运噢。



于是狄仁杰又变回了三十五岁之前的样子,额发被发胶固定,胡须理得干净清爽。倒是李元芳看着一段一段长发悲催地落到地上心疼得不行。


让我剪的是你,怎么比我心疼的还是你?狄仁杰皱皱眉。李元芳沉思了一会儿,笑道,也好,上床的时候不用把头发绑起来了——话音刚落,注意到狄仁杰的眼角已经有了几道淡淡的细纹,下意识地指了指自己。——我是不是这儿长皱纹了?


狄仁杰不避讳,轻轻“嗯”了一声。虽然李元芳面相长得柔和稚气,平时也注意打理,但是也抵抗不了时间的锋利。——狄仁杰也是。


还好,脸上的胶原蛋白被时间扔进了爱情里,噗嘟噗嘟地文火熬煮,暖了身也填满心。


五十岁,狄仁杰的眉眼不减当年的俊朗,但鬓上的灰白愈发明显。李元芳一直在碎碎念自己的发际线,即便在同龄人中他的头发依旧是坚固漂亮。爱人说,你天天纠结这个东西才会秃。李元芳瞪他,老狄,我祝你比我早秃。


后来他们就不纠结秃不秃了,一起过了二十多年,有什么样子对方没见过呢?他们很快去了趟国外,赶在退休前把结婚证领了。其实很早以前他们悄悄地拍过一张结婚照,大红背景的那个,悉心藏在钱包里。这回西装还是用了多年前的款式,一本正经的黑色,可头发已经不是那样的颜色了。


六十岁生日那年狄仁杰又开始蓄头发,蓄了八年,一根长长的辫子像一只乖顺的老猫贴在他瘦削的背上。等到李元芳也退休了,李元芳建议他们搬到国外去。狄仁杰心存疑惑,却无意于打包行李时在抽屉里发现上回体检后总也找不到的报告。


是癌症。


狄仁杰很冷静——冷静一直是他的作风。他跟李元芳谈了谈,他说,不如先接受一年的治疗。


狄仁杰的头发掉光了。他躺在病床上,浅浅地笑着,握着李元芳的手。他说,你的诅咒成真了。


万箭穿心一般地,李元芳掉下两颗泪。他说,老狄你别走啊,走你也得等我头发掉光了陪你一起走。


治疗非常痛苦,而狄仁杰明白这也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罢了。下半年他们放弃了,李元芳坚持这治疗不用也罢,为的是让已经年近古稀的伴侣好受一点。


到了八十多岁,原以为癌症能够离他们远去,狄仁杰却于一个温暖的早上在李元芳身边悄悄地走了。


李元芳没有太多的苦痛,一颗心从每天颤抖着畏惧着狄仁杰的离开,渐渐地变为对时间宽恕他们而产生的感谢。有时他也会翻翻相片,至少在那个时候狄仁杰依然年轻英俊,让他的心依然悸动。


最后的最后,李元芳通过一瓶安眠药送自己最后一程。马上就可以见到自己的爱人,不知道现在他是什么发型,是不是还是当年的模样。







———————————


感谢

评论(20)
热度(53)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