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恭喜发财

[王者荣耀/狄芳]Bribe and struggle(下)

*前文戳头像
*渣攻贱受玛丽苏ooc狗血八点档







6




如果你觉得李元芳会为了床上的事情留下来,你就图样图森破了。现在因为儿女情长改变人生轨迹的人很少很少。那场冒险犹如勾选掉心愿单上的一行小字,无伤大雅。


“小元芳,喂,怎么又在发呆,”李白把手放在李元芳面前晃了晃。后者短促地倒抽一口气,如大梦初醒。李白扶额道:“人都走光啦我们还不去吃饭吗?这么拼给上头的业绩评估上还是写的‘狄仁杰团队’哦。”


“走走走,”李元芳嘀嘀咕咕地站起来。“你不说我还感觉不到饿嘞。”李白觉得不太对劲,蹙眉打量了一会儿,耸耸肩,跟了上去。


公司坐落在陆家嘴商圈,临着黄浦江,走不了几步就是好些个地标性建筑。周围大小餐馆很多,人均从两位数到四位数不等,两人选择困难症犯病了一会儿,终于达成共识,勾肩搭背走进了一家M记。


“卧槽你跟他睡了?”李白差点把嘴里的汉堡喷出来,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心虚地瞟了一眼周围。吞下嘴里东西,猛吸一口可乐,李白心有余悸地顺了顺胸口,接着压低声音说,“他答应让你升了?还是加薪了?我保密的话咱能到对过吃小南国不?”


“你怎么想都随便。”李元芳叼着一根薯条,干笑两声。


卧槽李元芳你这是什么话。李白把手里可乐瓶捏得咯吱咯吱响。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八卦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活不下去。前途多少钱一斤?这他妈跟大牌儿限量版一样有钱都买不了。


李白素来把李元芳当作狄仁杰的配套产品,好比煎饼这个词要配上果子,鸡毛这个词顺口就说出掸子,他是万万不会想到李元芳被挖角一说。看着对方淡漠的眼睛,李白一肚子的疑惑不知从哪儿问起,只能讪讪地槽一句:“看你这个样子,怎么感觉老狄才是被潜的那个?”



“这么跟你说吧,”李元芳手握着可乐瓶把他转了几个度,“我的时间不多了。”



7


狄仁杰走出办公室,发现已经是晚上九点半,灯都被关上了。周五的晚上员工最勤快的就是下班,这个时候怕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手上还有个设计要做,金主爸爸是圈里有名的武太太,两人算是旧相识。这位乐于追求完美的武太太不用说,他也一定会把这个任务留给自己。

一边在脑袋里保持着思考,他一边走到饮水机旁边准备泡咖啡,却被某一台电脑的屏幕光吸引。


那是一份辞呈。宋体,小二号,黑色。


狄仁杰心里一团无名火霎时被点上,即使平日里向来善于保持冷静的他只觉得难以置信。——那是李元芳的电脑。而这台电脑的主人沉在自己的世界里,若有所思地修改着。


他扔下没有撕开的速溶咖啡粉,只听见“啪嗒”一声,狄仁杰毫不留情地把所有的灯开上,一时间灯火通明,好像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似的。


李元芳眼睛一阵刺痛,轻轻地“啊”了一声,面有愠色地转身,刚想努努嘴说些什么,却看到狄仁杰冷得像冰块的脸。他瞟了一眼屏幕上的文档,明白了什么。妈耶,这气氛,公司变得和殡仪馆一样。他腹诽着。


“boss你还没走啊?”李元芳一说出这话便后悔了。自己是在赶他走吗?跟自己的顶头上司干了一炮就要辞职,打算拍拍屁股走人之际已经不把人家放在眼里。你要完,李元芳。



狄仁杰靠在一边的柜子上,双臂交叉在胸前,他似乎是冷嗤般地问他,“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年轻的下属沉默了,他苦笑。“也许明天。”



“我跟财务的Jin很熟,”狄仁杰说,“我不介意明天你去结薪水的时候少个零。”


“现在还这么打压你的基层员工太过分了吧。”李元芳盯着他,言语间也冷了下来,这样寥寥几句似乎是一场博弈,让他心跳加速。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希望知道一下对方提供了什么条件让你跳槽。”男人松了松领带,“你可别忘了之前你拿的机会是谁给的。我不明白,不论是薪资福利还是公司在业界的影响力,究竟是哪点让你不满意——”


“你他妈会不会谈恋爱?”


李元芳打断他。






8




“吱——”

电脑和电灯全部灭了。

世界陷入一片混沌,李元芳视线范围内充满了黑暗,他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狄仁杰他现在是什么表情?自己是否讲得够清楚了?他不知道,一颗心踉踉跄跄跌进了个名为慌乱的的深渊里,怎么落也碰不到底。


“狄仁杰你别走。”李元芳似乎感应到了狄仁杰想要做什么一样,也许不正确,但是他告诉自己他能感应到。“大概是跳闸了……别管它。别开灯……好吗?”


黑暗中,狄仁杰听见自己清晰的心跳和呼吸。他停下了正要迈开的步子,他能感受到那个人的颤抖和担忧,像是一根根针扎着他的胸膛。


他明白的。他一直明白的。从眼前这个人身体的温度到他每一点热情的纹理,他都像了解一张图纸一样了如指掌。



“我对你从来没有……那种想法。”狄仁杰沉吟。“抱歉。”



“你过来。”


“抱我一会儿。”


“一会儿就好。”


“我怕你在我走之后后悔死。”


“算了,怪我心软。我还是会来追你的。”


李元芳贪婪地嗅着狄仁杰身上的香水味、烟味、咖啡味。如果被他找到一个能够暂停时间的按钮,他会当机立断地按在这个时候。这是他自认为最接近于爱情的地方。



“你在贿赂我放你走吗。”狄仁杰轻轻地说。


“你别乱想,我没这个能耐。”李元芳的话没有欣喜,“既然没办法真正地留,还不如走来得痛快。明天你别跟财务说我坏话啊,boss。”


李元芳放手,狄仁杰的温度一点一点消逝。他有一种错觉,并不是那男人的体温离他远去,而是自己渐渐失去了感受那温暖的触觉。本来还想来个强势的吻别,把什么衷肠给诉个干净,结果发现自己完全没有那个勇气,只能捧着最后一点温情作一个纪念。


灯再亮起来的时候狄仁杰收拾好了东西,告别的之时,他对李元芳说,祝你鹏程万里。


那份打到一半的辞呈丢失了数据,只剩下那两个小二号宋体的“辞呈”。李元芳用力地呼吸着,想把眼眶的眼泪憋回去。







fin.

——————————————————



感谢

评论(20)
热度(24)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