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恭喜发财

[王者荣耀/狄芳] I DO

*《T and G》的粗长番外,也可当独立故事看
*可以说是爆甜了
*狗血文难产拿摸鱼充数








0


去年国庆李元芳和狄仁杰去了法国,说起来是头一回一起出远门旅游。







1

在此之前两人见了下家长。——或者说,是单方面的,李元芳被带去狄仁杰家里见家长。一路上李元芳觉得自己说话都说不利索了,一提到“干部家庭”他脑袋里就想起李云龙的那句“意大利炮”。万一狄老爷子也这么彪悍是不是自己不能说“伯父好”而是要扯着嗓子喊“首长好”什么的。


狄仁杰见他这个样子一下就乐了,捏了捏他的手。“我爸没这么恐怖。具体的我都跟他们说了,他们说看着称心就行。”



要说狄仁杰家接受李元芳,狄母功不可没,摆事实讲道理,搞定了孩儿他爸。不得不说知识女性就是有魅力,狄仁杰小时候没放在什么军区大院养着,而是跟着做学问的狄母在大学生活。耳濡目染,于是狄仁杰一举一动颇有文质彬彬的感觉。


李元芳毛脚女婿上门,坐在茶几前双手放在膝上像小学生一样坐得笔笔直。手被狄母亲热地握住时,不由得手心出汗。狄仁杰仿佛看着一只小动物,心里柔柔的一片,唤了声“妈……”语音间却是对李元芳的温柔。狄母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拍拍小毛脚女婿的手,打发儿子去厨房和狄老爷子择菜。




看着桌上满满一桌子菜,李元芳顿悟了为什么狄仁杰做饭这么难吃又贼挑食——因为这位少爷根本不用自己动手啊!狄仁杰你这个高分低能,丢人丢人丢人。


抬眼看狄老爷子和自家男友,可谓是应证了有其父必有其子,两尊黑面佛一样一筷子都不动,倒是狄母热情地给自己搛了一座珠穆朗玛峰来。


好些年前父子关系因为职业选择降至冰点,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现在又被自己一夜打回解放前,李元芳看着眼前这一家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说好的“我爸没那么恐怖”呢?



“小李啊——”


“到!”


狄老爷子一开口直接把李元芳从神游拉回现实。意识到自己反应太激烈之后,李元芳的脸“腾”地红了,嗫嚅着嘴唇道:“伯父,您,您说……”


“好!”狄老爷子倒是眼前一亮,拿起筷子时还不忘对狄仁杰教育,“好好学学人家小李,你从小到大就没个爽气的样子。”


“饭桌上不教训人,吃你的饭。”这回轮到狄母不悦了。——李元芳觉得这一家子人,挺神奇的。


狄仁杰露出一个柔和的笑,盯着他看。李元芳向来对温柔起来的狄仁杰没有抵抗力,一直想着“眼里有星辰大海”也不过如此,被盯得不太好意思,低着头扒饭。


事先狄仁杰偷偷告诉李元芳自家父上大人喜欢象棋。饭后李元芳和狄老爷子就“一见如故”地杀了几局,咪了两口小酒。老爷子似乎特别高兴,一口一个小李的叫得比谁都欢。






2

“哎,我说,”李元芳趴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着狄仁杰扣睡衣扣子,“万一我跟你爸玩到一起去,然后又一不小心称兄道弟了你是不是该叫我一声李叔叔?”


其实有个父亲的感觉很好。李元芳十六岁双亲死于意外,虽有叔舅照应着,但也实在比不上一路走来有个父亲的,哪怕不够慈爱也好。小时候完全不懂得亲情,父母走的那天李元芳似乎一夜长大成人,一个人默默的流着眼泪,连大声的嚎啕也不敢发。到现在再回想,果然,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之一真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只不过命里添了个狄仁杰,把一些心上的皱褶抚平了。李元芳爱得更用力,巴不得把整个人粘在狄仁杰身上。

“想得倒挺美。”狄仁杰伸出手捏了捏他的鼻子,躺到他边上,“睡觉,乖,明天早上赶飞机。”


“小学生春游前一夜懂不懂?”李元芳往狄仁杰怀里靠了靠,眼睛里亮晶晶的。“我现在脑子里能把给我那些叔舅弟妹的礼物清单倒着背。”


“瞧你。”狄仁杰眉头轻皱,说罢,吻了吻爱人的眉心。李元芳暗骂这个狄律师没有一点仪式感,可又为了刚刚那一句话莫名甜酥了心,一时情难自禁,扣着对方的后脑勺轻轻啃咬他的唇。


而狄仁杰回应他,用更加强烈的攻势回敬,双手同时在他的身上撩拨着。李元芳上气不接下气,深知自己落了下风,在这样下去他可保不准这只老狐狸会干出些什么来。两指抵住爱人的唇,李元芳蹙眉道,“狄老师,我看不想睡的是您吧。”


狄仁杰笑,便不再惹他,额头抵着额头,他说,晚安。




3


巴黎和任何大城市一样容易堵车,一堵叫人要像电影里一样蹦上车顶尬起舞来。

于是两人买了地铁的月票,不知怎么的,李元芳一直觉得坐地铁是世界上最浪漫的通行方式。

直到遇上了扒手。

当李元芳发现自己脖子上系着的戒指不见了之后,一瞬间——也仅仅是一瞬间的理智让他确认了护照钱包在身,他接着撒丫子朝着小偷逃跑的方向一路狂奔。逆着人流并不好溜走,但是对于身形不魁伟的李元芳来说这是小菜一碟。

“别。”爱人刚想抓住他的手,愤怒的李元芳不克制自己的手劲甩开他,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要是被他逮到那个贼,他定是要分分钟当场徒手卸了那贼的手臂。

兜兜转转追出地铁站,那个混蛋早已没了踪影,李元芳张口就是一句清脆响亮的国骂。他心里已是熊熊燃烧一片火海,却也没处发泄,脑袋似乎要炸成碎片。


狄仁杰跟上来,从背后轻轻搂住他,“丢了?”声音很冷静,把疑问变成了陈述,他跑得也很急,李元芳能听得到他过快的心跳和紊乱的呼吸。

“嗯。那个贼……眼光真好。”李元芳努力挤出笑容,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人没丢就好。”狄仁杰亲亲他的发。

“狄仁杰!”李元芳“唰”得转过身,捏紧爱人的手腕,刚要讲什么,看着狄仁杰的脸,却把眼眶红了。“那种程度的毛贼……我、我能追上他的!我……”

“没事了。”狄仁杰看着他,仿佛是让他确信一般,“没事的。”









4


那个戒指有渊源的。


这件蠢事发生在李元芳二十五岁生日那天。下班路上有一家珠宝店两人很是中意,于是狄仁杰打算给李元芳一个惊喜,而李元芳打算来一次像模像样的求婚。


还记得那是冬天的一个周末,离圣诞节很近了,这座城市的冷是阴冷,教你做人的那种阴冷。天暗得很早,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街上是喜气的圣诞节音乐,仿佛圣诞老人的雪橇在城市上空盘旋。


李元芳就在珠宝店门口遇见了提着蛋糕的狄仁杰。一时有点尴尬,猜到恋人的小心思后红了脸。


“好巧啊,学弟。”狄仁杰在他们在一起后再也没叫过李元芳学弟。


“好巧啊,狄老师。”——演员!李元芳觉得好笑,干脆狡黠地眨眨眼睛陪他演。


“学弟这么晚来珠宝店做什么?”


“给我家媳妇买戒指!”李元芳得意地挺起胸膛,眼睛里闪闪发光的一片。


“我也是,给孩儿他妈买戒指,今天他生日。”狄仁杰挑眉,不甘示弱地提了提手里的蛋糕。


靠,还孩儿他妈……李元芳心里暗骂。


接着狄仁杰和李元芳摇身一变,变成了匆匆帮兄弟求婚的铁哥们儿。“小霞的手跟你差不多吧?快快快,快试!买完我们就走!”“猴子说的尺寸是什么来着?你丫快戴戴看!”看得店员小姐一阵瞠目结舌,若不是狄仁杰在付款时有风度的动作,她觉得她可能是遇上神经病了。


他们冲出珠宝店,像两个做了恶作剧的少年。晚风有些刺骨,李元芳鼻头冻的红红的,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狄仁杰,心里暖得快要和烤箱里的黄油一样化掉了,还吱吱地冒着气泡。


他们在生日蛋糕的烛光里交换了戒指,还有一个沉默的吻。“bang bang bang……”李元芳傻笑着抚上狄仁杰的颊,哼着婚礼进行曲。

“我爱你。”

能够走到一起,实在太不容易。面对世界上任何一段感情,最好的祝福莫过于“愿你劳作时甘之如饴,收获时归于欢喜。”








5


狄仁杰居然买了包烟。


李元芳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狄仁杰抽烟了。香烟味的几件衣服有些被律师先生处理掉,有些被木质调的香水盖过。


刚想点起来,狄仁杰便从嘴里取下,自言自语,“法国室内禁烟……”两个人在巴黎的某佛爷完成了各自七大姑八大姨交代的买买买任务之后在商场找了家星爸爸休息。


李元芳明白,自己搞丢了戒指,或许狄仁杰比他更难过。说来说去,还是怨自己放松了警惕。

“我出去抽根烟。”狄仁杰在李元芳嘴角啾了一下。






6


“卧槽狄仁杰你失了智?”李元芳一脸不可置信,“你你你你冷静——别、别扔——”

这次旅行实在不太平。

昨天夜里被狄仁杰按在床上做了一次,所以今天早上便起的有些晚,搭错了一班地铁(巴黎的地铁一根轨道要通两条线,而且是站台在两边,一边上一边下,轨道在中间,坐错了之后真的会迷路!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赶到塞纳河边上的时候玻璃船已经开走了。抬头一看,浓云蔽日,是要下雨的样子。


倒霉倒霉倒霉。


狄仁杰叹了一口气,取下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伸出手要把它丢进塞纳河里。李元芳一个箭步拦在他前面,凶巴巴地瞪他。


“你干嘛!!!”


对方不语,斜过身轻轻一抛,连个声响都没。天空开始暗下来,细密的雨丝滴滴答答打在身上,冰凉冰凉的。李元芳眉头紧锁,“我想打你。”


狄仁杰却轻笑,他从包里拿出一个丝绒的小盒子,不由分说单膝跪了下来。


狡猾!李元芳感觉自己的心跳严重超速,脸颊烫得能煎蛋。明明是个阴冷的雨天,却热得面红耳赤。难道狄仁杰是个魔术师,耍他耍得团团转?


李元芳环顾了一下周围,还好这个时间这个天气没什么人。一个大老爷们儿脸红成这样,真是丢死人了。






7


“元芳,那天戒指丢了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该重新买一对。


我们的感情其实更上了一层台阶不是吗?现在我们不是普通的恋人,我们见了各自的家人,我们说服了反对我们的人,我们住在一起——我认为我们可以互相称呼对方为丈夫。


我那天借口去抽烟给你挑了新的戒指,因为准备着在这里正式地跟你求婚,我想要跟你过一辈子。



那一对旧的,就让它们留在这里,因为我们的生活要重新开始。虽然天气很坏,虽然错过了很多,虽然没有亲友见证,可是元芳,你愿意吗?”









fin.



——————————————




感谢

评论(18)
热度(47)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