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恭喜发财

[王者荣耀/狄芳] Bribe and Struggle(上)

*现代paro有肉渣
*渣攻贱受虐恋情深ooc玛丽苏(划掉
*尽量不坑


《Bribe and struggle》




0


竞争对手伸来橄榄枝。


李元芳手心出汗,当机立断关掉了邮件。他环视周围,确认所有人因为创意总监的失恋杯具而一片哗然之后,松了口气。


冷静点,李元芳。——他握了握拳头。


1


狄仁杰刚跟女朋友分手那些天是用疯狂工作来释放情绪的。

女朋友先摊的牌,倒是把她自己劈腿的事情说了个明白。

损友李白对其大呼“业界袁隆平又回来了”,并对狄仁杰无故提前的deadline表示强烈谴责。李元芳平时和李白一唱一和调侃狄仁杰打压基层员工,这次却没说什么,好像格外沉默。



直到那天在盥洗室的时候,李元芳突然对他说,boss,你这情伤什么时候能够好,跟我说一声,万一你又变回来了,我也好知道怎么办。


这话弄得狄仁杰一愣。


借复印点东西出办公室走动走动,狄仁杰无意间瞥见女同事桌上镜子里的自己。虽不能说是什么邋遢得面目全非,但是着实让自己吓了一跳。两个多星期没有剃须理发,打卷的短须爬满了他的腮帮子和下巴,头发已经松软的垂过了耳根。



还在补妆的姑娘透过镜子看见狄仁杰的目光,不禁红了脸,战战兢兢地瞟了瞟身后的上司。


狄仁杰没有在意,只是轻叹了一口气,问她要了根发圈,随手把半长不短的头发扎起来,短短的发尾在头顶鼓成小球的样子。今天下班去理发,他想。


姑娘还在沉浸在狄仁杰突然地搭讪,李白却端着茶杯飘过来泼人家冷水,“别美了,没见他现在头顶的绿还没退干净嘛,到时候智商和视力都会回来的。——哎疼疼疼别掐了——”





2



办公室嚷嚷着要为组长狄仁杰跟绿茶婊一刀两断庆祝,便自说自话地组织去了夜蒲。

狄仁杰很少出入夜店,更不精通如何打扮、如何在舞池里出风头,顶多就是心情好的时候喝喝小酒,看着精力旺盛的小年轻随着音乐蹦哒。他把身上印着千鸟格的毛呢外套脱下来,免得让自己看上去是走错了次元。


不过说实话,他挺喜欢看小年轻跳舞的。他尤其记得李元芳怎么跳的。夜蒲放的电子乐,听起来有些浮夸和梦幻。不像李白那种纯粹耍帅的抓人眼球甚至偶尔跳个女步,李元芳的动作小很多,让人误以为是个醉酒的高中生。比起一个人沉浸在音乐里,他更喜欢和同事们交谈,笑得眉眼弯弯,耳钉泛着淡淡的光。


狄仁杰情不自禁地朝他看,他看见光影在他年轻的脸上变换着形状。一颗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而不知为何,对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眼神。咚、咚、咚。那是心脏的声音,还是那恼人的低音?他若有所思地别过头去,然后又回望向狄仁杰那边。李元芳心里的酸楚翻江倒海一般,整个人好像把所有情感短时间内一一经历了遍似的。



四目相对良久,李元芳忽然嘴角牵出一个苦味的笑容,从舞池的人群中走出来。


男人抛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boss,”少年歪歪脑袋,笑得有点凄清。“如果说今天晚上我要睡你呢?”




3



从浴室到卧室,两个人在这方面自然都不是头一回了,直接切入主题倒也干脆利落。没有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dirty talk,没有什么“上我着我的时候喊着她”这种虐心戏码。


刚刚在夜蒲喝的鸡尾酒度数可以忽略不计,李元芳知道他们都很清醒,考虑好了让酒精作为理由对这次欢爱一笑了之。


准备工作的疼痛让李元芳冷汗直冒,狄仁杰低头和他接吻。这个吻绵长但意外地平和,像是刻意保持着某种职业操守。只是之后的动作再怎么激烈,他们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有唇舌的接触。


不试探,不动心,不负责。


简单点,打炮的方式简单点。


两个伤心的人各取所需,势均力敌。只不过狄仁杰的眼泪为别人流,李元芳的眼泪为自己流。



4


第二天早上醒来,深色的窗帘拉起,缝隙也透不出光,约莫是个不明媚的天气。眼前是狄仁杰光裸的后背。李元芳忍着酸痛想要爬起来,动作比寻常笨拙了不少,弄出了些声响奈何又使不上力,干脆就又躺下来,等狄仁杰醒来。


“怎么了?”狄仁杰睡眠很浅,翻过身看他。日常梳着狼奔的头发变长,随意散落着,整个人看上去变得温驯了不少。


人生三大错觉之一:他喜欢我。


“我起不来。”李元芳哑着声音说。他想了想,觉得这句话让他误解为撒娇的几率太大,又补充了一句,“我的腰很痛。”想想仍觉不妥,只好窘着脸,不敢看他的眼睛。


“再睡一会儿。”


他没看到,狄仁杰的手指动了动,却终没有伸向李元芳翘起的短发,将其抚平。


迷迷糊糊睡了个回笼觉,身体好受了不少。睡梦中他听见电动剃须刀的嗡嗡声,接着是一阵急雨噼啪作响,然后是一通冗长的电话,大概是客户提前了交稿时间,将一周浓缩成三天。


跑去起居室找他,才发现他把胡须头发理得干干净净,寻常的狄总监俨然回家了。

心里不禁吐槽长得好看的人怎么打扮都好看,又恍然想起自己剪刘海剪得像狗啃一样的悲惨经历。

狄仁杰却说,我送你回家吧。






5


雨下得越来越大,雨刮器像是疯了一般挥手,像在告别一个噩梦。


手机震动,陌生号码。李元芳下意识地接起来,狄仁杰也下意识地把广播音量调低。


“李先生,关于是否跳槽到我们公司的问题几时可以给答复呢?”李元芳不假思索地按下了挂断按钮,攥了一下发抖的手。


现在保险公司的骚扰电话真烦。他辩解。


是啊。狄仁杰应答着,踩下刹车。红灯仿佛一笔吸饱了水的红颜料,力道控制的不好,化得一塌糊涂。


竞争对手许诺把他调到中原地区的子公司做总监,报酬远远高于在上海憋屈着。想必是料定了挖不动狄仁杰这个大咖,才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这样的挖墙脚真的没什么水平,人生地不熟的,还一上来就是管理层,容易脱节,傻逼才会去。


但平心而论,自己的能力若是放到没有狄仁杰的地方,定是出类拔萃。一个人没有野心,跟一个忠心的宠物是没有区别的。李元芳听到风声,说是这个月的业绩下来,若是优胜,狄仁杰就会被提拔成总经理。毫无疑问自己是他最得力、最心有灵犀的人,狄仁杰需要他。

昨晚心血来潮——或是说蓄谋已久的一次做爱,李元芳本来想用这样的方式与自己迷恋的男人告别,作为多年来一厢情愿的了结;但又发现自己完全开不了口,理智被情欲轻易捏碎,他步步深陷,四面楚歌。


从前中意这个男人,对方好像自动过滤掉自己眼睛里的钦慕之情一样毫无感觉,李元芳不甘心,认为狄仁杰永远欠他一句抱歉,然而现在想来,趁人之危,自己也是够卑鄙的。


只是那晚狄仁杰的眼神太过温柔,就像是在贿赂他留下一般。




评论(15)
热度(53)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