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恭喜发财

[王者荣耀/狄芳] Touch and Go

*现代paro

*短小十题


《Touch and go》


1

你选择什么专业?


为什么你会选择这个专业?


高中入学的生涯规划校会。


李元芳看着大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专业,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下薪资问题,权衡利弊后,允许法学成为他的真爱。

三年暗无天日的日子流走,就像一个闪电般的梦匆匆而过,睡醒之后只剩下茫然无措的脑袋。

少年考上名牌大学。李元芳看见锦绣前程在不远处等着他:成为某家事务所的金牌律师——或许还能当合伙人——然后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顺理成章、没有毛病、真是美哉。

然而,自招面试的时候,老教授一拍桌子:同学,你这条件,是个学侦查的好苗子啊!


少年眼前一黑。





2



李元芳惊醒,打一个寒颤。


梦。


狄仁杰轻轻的呼吸扑打少年的睫毛,李元芳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爱人怀里。那个梦过于真实,李元芳额头上沁出一层薄汗,心脏仍在疯狂而笨重地跳动,让他脑袋充血,像是学生时代拼劲全力的球赛却输得很惨,哨声响起比分永远定格的那个瞬间:迷惘、惊慌、绝望。连挣扎的资格也没有的那种感觉。


摸摸毛,吓不着。


他想着,钉眼注视着熟睡的狄仁杰,逆着光。台灯微弱的光反而把黑暗衬得更加厚重,油画似的。


李元芳当然是法学专业的学生,只不过去年司法考试他又双叒叕挂了。这件事情说出来要让人笑掉大牙,只比他高两届的学长,即躺在他身边的狄先生已经在圈子里小有名气。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天份,不如早些放弃。但是一想如果当初没有做出这个选择,说不定也不会人品爆炸似的泡上狄仁杰。


睡意薄薄地笼罩着李元芳的意识,他仰起头在爱人的唇上落下一吻,往对方的怀里钻一钻。




3


“这不是老狄嘛。”李白叼着一支烟,刚刚要点燃就被酒保硬是让掐了。相貌英俊的男人打着“不好意思”的手势赔了个笑。


李元芳仍然歪着脑袋打量着照片。


“怎么?这哥们儿大学就长得这么残念,”李白喝酒,语速不紧不慢。“法学硕士念完又不服他家老爷子似的又读博士去了。死活不当官,毕业去当了个律师,老爷子当场就气得心脏病犯了。”


“还真是……够残念的。”李元芳嘀咕,“就是那种除了念书什么都不会的脸。”


“对吧!”李白嗓门大起来,快活地拍了下大腿,找到组织似的亮亮眼睛“厚刘海无边方眼镜简直不能更土鳖好吗!哪像李白哥哥我,大一就已经是中文系一棵草!作为他的房东兼室友,现在老狄这种熟男魅力的穿衣品味全是我手把手教的啊!”


李元芳小心地喝了口酒,毕竟身为一个纯爷们儿,他不太好意思在酒吧点橙汁。他眯了眯眼,酒吧昏暗的光线下,狄仁杰一张青涩的脸好像格外清晰。如果自己能够早一点认识他,日子也许不会这样甜腻。
本来约了李白出来就是想要听听狄仁杰的过去,但是现在好像完全没有必要了。


有一句很矫情的话怎么说来着?没有早一点或者晚一点遇见彼此,真是上天都羡慕的事。


“小元芳……你不会看了人黑历史就要蹬了他吧?”


“没有……”李元芳说,“不管他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得不得了啊。”



4


即使狄仁杰表示在拿到律师执照之前自己完全可以养他,深陷司法考试泥沼的李元芳却义正严辞地拒绝了。谁知做起家教来他还真有模有样的。只不过周末格外地忙碌一些,甚至要给人家小孩补课到十点。有一次没有赶上末班地铁,只能打电话给狄仁杰,后者心急火燎开车跨越大半个城市,果不其然吃了个超速行驶的罚单。

第二天李元芳坐在巨大的餐桌前对着罚单长吁短叹了一会儿,悄悄瞥了一眼一旁处理邮件的狄仁杰说,要不这两百从我工资里扣吧?

没这个必要,狄仁杰手上还在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他顿了下,扬扬下巴示意李元芳把餐桌另一头的卷宗递给他。律师先生轻描淡写地表示两百块钱完全可以充当今天晚上嫖资。


“狄扒皮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李元芳吃力地伸腿踹了对面男人一脚。





5

李元芳有到狄仁杰工作的事务所等他回家的习惯。


面对别人善意的猜测和揶揄,少年非常理直气壮地说:“狄仁杰是我学长!也是我师傅!”在免费指导自家男朋友司考这件事上,元芳这样说完全没有错。在外人面前一口一个老师地叫着自己爱人,竟然有点可爱。


这回少年下班找了间星爸爸给小孩备课,打算过会儿就去接媳妇儿回家。把活干完后一抬头发现外面大雨瓢泼,像是整个世界陷进大洋之中。更加让人绝望的是他没带伞,并且车一直是狄仁杰在用。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天下午狄仁杰在外区有个庭。


完犊子了,他想。摸索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焦急的他手心直出汗,小小的扁平工具从背包里滑落,跌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然后便是黑着一张脸不搭理人了。


狄仁杰找不到他会怎么样?


等到雨稍微有点小了,他一咬牙,向着雨就冲出去了。在地铁口买了把伞,挤进晚高峰的人流中。


当狄仁杰见到他的时候,小家伙浑身湿透地站在事务所的玻璃门前,模样狼狈,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天色一片漆黑,事务所仅剩狄仁杰一个人还在翻着卷宗。

律师先生看到他一阵心疼,刚要说什么,对方便拉住自己的手。

李元芳说,


“我们回家。”



6


晚上经历了某种运动之后,两个人睡得很沉。狄仁杰手上的案子全部结清了,而李元芳终于可以可以闲下来跟那本民法死磕。


因为工作原因两人很久没亲热过。一回家就是一人一桌做手里的事。有时候狄仁杰加班到深夜,回家的时候李元芳早就睡着了。彼此这个需求不提,对方也体谅着不说起。有时候狄仁杰有一种错觉,感觉两人的关系只是学长学弟而非恋人了。


事情的导火索是空调的罢工。今年十月热得出奇,阵阵热风带起皮肤上一阵黏腻。本来早早睡下的两人活活被热醒了。


李元芳踢了狄仁杰一脚。“好他妈热啊……我去冲个澡,别抱我睡了。”

狄仁杰放开了他,默许了恋人的烦躁。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像是一只撩人的小手在律师胸膛上画圈。一向受得住干扰的狄仁杰翻身坐起来,走到窗前想要吹风,怎奈天公待他太过苛刻,晚上的空气居然没有任何凉意。

他把垂到眼前的头发抚到一边,心想着该去理一理了;下意识地往浴室走,开门并非雾气氤氲——怎么洗冷水澡,也不怕感冒。

“卧槽狄仁杰你你你想干嘛——你要对你纯洁可爱的学弟下手?!”李元芳见来者不善,说话有点不利索。狄仁杰这个老狐狸,做坏事的时候也是一副大义凛然的poker face。李元芳已经领教很多次了。

“很不明显吗?”狄仁杰挑眉,两下解了睡衣跨入冲淋房。

脖颈被两瓣温热摩挲着,少年脸颊的温度蹭蹭蹭地往上跑。要不是现在他什么劲都使不出来,他早就用花洒把这只老狐狸锤出去了。


“我说狄老师,”李元芳小声说,“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像某部片子里的情节么?”


“你平时都在看什么东西?”狄仁杰把李元芳抵在湿漉漉的瓷砖墙壁上,大手覆上他的胸膛,弄着他带着颤音地轻哼。

“007咯,”李元芳装作无辜地看他,“怎么啦?”

狄仁杰从鼻腔里笑出一个气音。“没怎么。”

扩张异常顺利,狄仁杰在他耳边揶揄,“刚刚自己先弄过了?到底是谁图谋不轨?”





7




那天狄仁杰出差去洛杉矶。


一个星期对于如胶似漆的恋人来说太过漫长。李元芳一开始表示过自己的不满,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深知自己无法插手狄仁杰的工作。


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李元芳偷偷订了和狄仁杰一班飞机的机票,瞒着狄仁杰打包行李,藏在书房地上的一摞书后面。


他躲在登机队伍的最后,鸭舌帽压得很低很低,一双大眼睛在墨镜后不断寻找狄仁杰的身影。


他顿时感觉自己像个密探,爆炸酷炫啊!


金发碧眼的空姐向他解释座位的方向,李元芳想狄仁杰想得走神,一时有点发懵。却不想手腕被一只熟悉的手抓住。


面前的狄仁杰看着他笑。


“先生,您座位在这儿。”


8


狄仁杰虽然像个老干部一样,但是睡眠一点也不规律。事务所的工作时间是弹性的,于是他通常改合同改一通宵然后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接着收拾一下去事务所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李元芳对此颇有微词。


据说牛奶能够安神。李元芳考虑了一下家里闲置的榨汁机,决定给狄仁杰做个香蕉牛奶什么的。以及,想着狄仁杰对自己浓情蜜意的眼神,某人搓着手傻笑的样子这里就不加赘述。


谁知榨汁机一副“我疯起来我自己都打”的架势把李元芳吓得不轻,大幅震动着居然还在况且况且况且地小幅挪动,眼看就要从料理台上一个信仰之跃下来。李元芳冲进卧室,掀起被子,抬起脚就大力地把狄仁杰踹醒了。


“卧槽狄仁杰你快醒醒!我们家榨汁机要变形了!”


最后的成品是屎一样的香蕉牛奶和屎一样的厨房。



狄仁杰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李元芳,挫败地笑了。这时候除了吻他,还有什么更适合的呢?



9

李白在他们1000日的时候送了套情侣装,顺便恭喜李元芳终于过了司考。

元芳兴冲冲地跟狄仁杰在镜子前拍了合照发给李白。

李白说,好好的情侣装,硬是被你们穿出了亲子装的感觉。

顺带一提,狄仁杰185,李元芳170。

然后那套东西就再也没穿过。





10


春节的时候,李元芳带着狄仁杰回祖辈家。

“不是不是不是…我没欠高利贷,狄老师就是来我们这儿玩儿,不是黑社会来监视我的!我不是、我没有啊!”李元芳手忙脚乱地向自家七大姑八大姨解释着,心里佩服长辈的脑洞。


一通口舌之后,长辈们终于相信了李元芳没有惹事,将“魔爪”伸向了在一旁装作乖巧的狄仁杰。


李元芳给了狄仁杰一个“你加油”的眼神,对方突然装作无辜地歪头一笑,李元芳脸上跟火烧一样,连忙转过头去——这只老狐狸犯规!


跟家中一帮弟妹玩了一会儿,泪流满面地送出好几个红包之后,总算到了年夜饭的时候。李元芳走出房间,发现狄仁杰正被一群阿姨妈妈拉着介绍女朋友。卧槽……李元芳一个箭步冲上去拉起狄仁杰,嘴里不停地说,“吃饭了吃饭了。”这才解救了自己男朋友。


夜已经深了,李元芳一个人站在阳台上,若有所思。狄仁杰还没睡,倚在落地窗旁看着他道,什么时候睡觉?

李元芳突然问他有没有烟。

男人一怔,“你会抽?”

“不会。”李元芳到回答得干脆,“就是心里挺乱的。”他想了一会儿,伸出手抚了抚狄仁杰的脸,“你知道吗,其实坐飞机的时候一直在想我该以什么身份把你介绍给我的家人。如果我被贴上大逆不道的标签被赶出去,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怕他们不喜欢你,你看,你明明那么好的一个人……”


“是我的原因。”狄仁杰打断他,把恋人的手捧在手心里,轻轻地吻了吻,“不管怎么样,我都想跟你在一起,好好地过一辈子。这是我们的事,不需要别人评头论足。”


“我七大姑八大姨给你介绍女朋友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啊,如果你能顺利成家,有个爱你照顾你的好女人,跟普通人一样活,这不是挺好的吗。可是我发现我他妈难过死了,差劲得要死。”少年说着说着,声音有点颤抖。


“嘘。”狄仁杰环住李元芳,肩膀的睡衣布料被对方的眼泪打湿了一块。“我除了你什么都不要。”







———————————————————————


Fin.


感谢

评论(9)
热度(61)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