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ease

恭喜发财

[全职/喻黄] 如何煮狼 Ch0-1

*评论家×大厨

 

*私设如山ooc

 

 * bgm:《The Cure》-Lady Gaga

 

 

 

 

 

C0



“巴金先生有'爱与死的搏斗'一语,曾经思索过'爱'和'死'并非是绝对的对立,独自揣测多年。后来我逐渐明白,因为生,所以我们才会有爱;而我们如何生?是食物。带着敬畏去料理食物,就如寻找一个人去填补双人床另一边的空档。反复推敲,上下求索,把眼光磨得尖刻犀利,最终,我选定了那个人,下定决心和他一起被生活炖的酥烂,并发誓,用一份汹涌的爱悉心调味,直至骨血交融,永世不离。” 黄少天关了麦,定定地朝镜头笑了笑,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泛着微光。

 

 

 

 

C1

 

 

 

 

黄少天和一只砧板上的龙虾面面相觑。

 


深色而冰冷的壳,脑袋上的尖刺和触须——这只足够漂亮。放松、放松,小朋友。他猫下腰心里默念。他身上的白色烹饪服沾上各色酱汁和腥味的血污,一把干净的刀却牢牢握在他手上。后厨锅碗瓢盆的喧闹声不绝于耳,但他从容地像一座冰山。黄少天偏过头,眼珠倒影两个学徒的影子。“小卢啊,你看,从离它眼睛差不多这个位置的壳有一个口子,刀尖点在这里,手腕往上提——”他一边对着身边的学徒嘀咕着,一边轻松地作出动作来演示。“然后是手腕往下这个动作,一刀即成,竖直下去,唔要犹豫。”他亚麻色头发下的眉毛狡黠地挑了挑。


咔!


海产品的头部被劈成两半,粘稠的虾脑暴露在空气中。他笑嘻嘻地用毛巾搽拭刀刃,神色竟有些得意。“来,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黄少可是我还……”

 

 



“你该不会只有三年级?”法国人瘦猴抢着说,抄起一柄小钢勺尝了尝锅里的奶油冷汤。“这也要人手把手教?”


墨西哥裔的胖哥儿飞快地为一只鸡腿剔除骨头,同时发出呼噜呼噜地笑声,他说,“噢,小子,你还想让Chef的话更多一点吗?”黄少天佯装瞪了他一眼,然后哈哈大笑。


小伙子们跟着哄堂大笑。


“洗干净手,该怎么料理这只虾就怎么料理,别怕。外面的付钱吃虾,不是吃你。让人们瞧瞧年轻人有多厉害。”黄少天笑,重新系紧了围裙,他步履如飞,放松他的双臂,他张扬的声音拔高了八度,“伙计们!我叫什么名字?”



“Chef!Chef!Chef!”


 

年轻的主厨今天看起来若有所思。卢瀚文已经是第三代华人,会讲国语、懂中餐实属难得,更何况能够钻研,天赋且勤奋……的确是个可塑之才。

 

 

亚裔在海外的厨房很少存活,完全不同的菜系,完全不同的思维,每天进行数千次换位思考,又不能忘记自己手上的风格——前提是要混出些许名堂来。黄少天自从踏足位于纽约的BR’s,就意识到自己不是甘心待在唐人街小餐馆的人。机会主义者,形容他再恰当不过。这是他对食材的态度,也是活着的态度。

 

 

 

“Service!”

 

 

黄少天抹了一把额角的汗,急忙把手伸到水龙头下冲洗。他的眉头拧着,拿着勺子的手腕持着一股力,完成了最后的勾芡。他直起腰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拍了拍侍者的肩道,“加油,棒小伙子。”

 

 

永远朝气,永远年轻。这是所有见过黄大厨本人的食客给出的评价。他整个人能够像太阳一样照亮一餐,无论是仓促的、孤独的、丰盛的,无一例外。即便再忙碌,黄少天能把一切打点得当,即便是失败,他也不会放弃更上一层楼的机会。黄少天的锋芒和智慧,甚至是团队意识,都是BR's的宝物。他是华人大厨的骄傲。

 

 

咔哒。

 

 

卢瀚文关了灯。后厨的一切在打烊后归于平静。

 

 

黄少天一直是最后一个走的。他的房间就在二楼,可是他更中意在厨房一个人待着,打瞌睡或是冥想。厨房的铁门半掩着,透着外面大堂的灯光,侍者移动椅子和卸桌布的声音交织成一曲民俗的交响乐。他坐在橱柜上,身上是汗味和酱汁的味道,汗湿的浅色头发拧成一缕一缕。他罕见地一言不发,像一座雕塑。

 

 

突如其来叩门的声音让他吓了一跳。门框上一个东方脸孔的男人抱胸倚靠着,脸上的光影一半在明一半暗,嘴上是和气的笑意。

 

 

“怎么又是你?”黄少天的语气不耐烦。“这个月你都来几次了?讲真你是不是中意我家菜谱啊?还有,不是黄少天我耍大牌,说是专栏采访,怎么连小样都不寄过来,专业技术不过硬……”

 

 

“这不是给您送来了?”对方一点也没生气,从手袋里掏出一本杂志,带着恭敬的送到黄少天面前。“有些失礼,每次找您您都刚刚下班,还要找您取材实在太累了,抱歉。”

 

 

黄少天顺手接过,态度缓和了不少。眼里还是含了疲惫的,不论是哪个时段他都亲自掌勺,对于他来说,简直是精力的消耗战。黄少天翻了翻,“哦,对不住,才发现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不会真的叫什么索克萨尔吧?”

 

 

对方噗呲地笑出来,“笔名、笔名。我姓喻。”

 

 

“多谢。”黄少天揉了揉眉心,“你上次说这半年都要写我?当真的?”

 

 

“对,”姓喻的人的声音干干净净的,好像怕惊扰到什么似的刻意压低,就如情人的呢喃,“不瞒您说,我可是您粉丝。不过放心,商业机密一定不会写。”

 

 

“行,你爱怎么来就怎么来。”黄少天从橱柜上滑下来,他还从未认真打量过这个美食记者的脸。不知为何,觉得这个人长得尤其干净舒服。一双泛滥的桃花眼定定看着他,不禁一颗心重重跳了一下,什么脾气也发不出来,配合着灯光,居然生出些旖旎的味道。

 

 

“明天我也会来,大厨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我随时待命。”那人发出一张名片,塞进黄少天胸前口袋。

 

 

记者转身告辞,走了两步回过头。

 

 

“晚安,Chef。”

 

 

他轻声说。

 

 

 

 

 

 

——————————————————————————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44)

© Tot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