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碎片式脑洞聚集地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无法把自己内心的多一字写出来真是拙计。
他是偏执,刚毅,温柔,疯狂,猜忌,胆怯的集合体。

生搬硬套一个人做路德维西是徒劳的,然而我还这么干了。猜猜他是谁?



六十八岁的路德维西·贝什米特在床上坐起来,把粗糙的毛毯披在身后。他喉咙里发出浑浊的声响,像是他喉咙里住着一只妖怪,妄图挣破黑色高领毛衣的束缚。眼眸低垂,嘴角向下耷,刻薄且虔诚,像个不可一世的王。德国哲学家的头发染上秋霜,变的干枯且打卷,但依稀可见他从前梳得一丝不苟的金发。贝什米特多筋而苍老的手搭在一起。他从未忘记他的母亲是来自奥地利的犹太裔富家女,在他幼年时在维也纳收容所有不得志的音乐家。这双手曾经为了钢琴和爱而活,现在为逻辑和笔而活。他被欣喜的剑桥学生簇拥着,或者是说他只是面对一面欣喜的镜子。

德国人一直保持着这种表情,他在思考。小瓦尔加斯陪伴了他的大学时代;圣经目睹了他在前线的日日夜夜;而战争爆发,万贯家财被迫拱手相让给纳粹;波诺伏瓦在他游厉俄国的岁月不离不弃;以及病痛绑架了他的晚年。

意大利人死在不列颠的一场空难中。贝什米特的六个兄弟先前夭折五个,而他在西德经商的唯一的哥哥被空袭夺去生命。最后,他连他温柔的法国学生也救不了,肺病无情。战争,是否是战争带走了他的挚爱?还是柯克兰,这位德高望重的哲学大师本就不该引领他走上这条道路?

阳光无言地落在他的脸上。这是路德维西·贝什米特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

03

 

 

这顿饭在那个插曲过后变的索然无味。喻文州该说的说了一半,黄少天也没有如愿把喻文州吃成穷光蛋。

 

黄少天在吸入最后一口粉条之前猛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着喻文州,嘿嘿一笑道:“你还是把该说的都说了吧。我呢,听你叙叙旧;你呢,说不定讲完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情意之后,就不爱我了。”

 

“有没有搞错,现在是我追你。”喻文州轻笑,“而且少天怎么就知道我是不是来陈情的呢?”

 

“那你请我吃饭干什么?要追我嘛——送我一套无敌海景房怎么样?六年老情人一场,跳楼最低价。没有什么前任是用一顿火锅打发的哦,丢脸丢脸,以后出门别说你是我老总啊!”黄少天轻描淡写地开着玩笑,先前的不适统统吃到了肚子里,随着肠胃蠕动烟消云散,嘴里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那句“六年”好死不死刺了喻文州一下。有一句话叫“七年之痒”,让喻文州根本无法把分手归咎到厌倦上。况且他怎么会对黄少天厌倦。

 

分手那天晚上,是黄少天忘记带走的一件衬衣陪喻文州一夜未眠。

 

——

“我怎么能够让你折在我这个人手上?”那天他眼睛很红,声音像破掉的棉絮,“回你父母那里吧。蓝雨这段时间,总会熬到头的。”

 

“如果是我的家人跟你说些什么,不用放在心上。少天,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我们不是都挺过来了吗?为什么还要……”

 

“够了。随你高兴。”门被“哐”地一声带上。是喻文州焦灼的心冷却的终止符,也是漫漫悲伤的前奏。

 

——

“其实吧,默契不会平白无故生出来,我追你的时候就像矫正牙齿一样把好多地方都矫成最切合你的样子,现在想来还是挺疼的。不知为什么,现在想改,也改不了了。我从来不相信缘分的。这东西是迷信,最重要的是明白自己要什么。”

 

可能火锅里太多辣椒,呛得喻文州鼻子发酸。面前的黄少天没有实感,成熟得不像原来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小混蛋。可是他眼里分明看到的是那个穿校服的少年,冲他得意地笑。“相信就会有的。”喻文州说,“从前我也以为命运会因为个人的追求和价值观以及行动而改变,但是这么多年跟你耗下来,我发现自己错了。即使你薄情、话唠、智障,我还是爱你。”

 

“噫!喻文州你好肉麻!”黄少天抱住自己的胳膊,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

 

黄少天这个人,有时候还真是很犟。

 

郑轩对于少年时的黄少天是这么评价的:一条想要融化南极洲的电热毯。只怪喻文州这个人的气息太过温柔酥软,连黄少天这么粗糙的一生都会为他有了点缠绵悱恻的味道。

 

“昨天晚新闻看了没?”郑轩在食堂队伍里戳了戳黄少天。

 

黄少天的目光从远处烤箱灯光下的鸡柳收了回来,转过头去。“干嘛?陨石撞地球了?还是广州今年要下千年大暴雪?”

 

郑轩翻了个白眼:“拜托你脑子里能不能装点符合实际的东西?”

 

排队的人蠕动着,食堂柜台的灯烤的人脸颊发烫,耳边充斥着托盘哗啦啦的滑动声。

 

“那你倒是说啊~”黄少天回敬他一个白眼,“我又没有周三回家的习惯,我妈轰我走还来不及。”

 

“广州这周日要下流星雨了。”

 

——“你他妈再说一遍?什么雨?”

 

郑轩听见食堂大妈粗声粗气催他们快走,踹了黄少天一脚,拖长声音道:

 

“我说——广州——要下流星雨了——”

 

“卧槽。”黄少天眼珠子要瞪出来似的,“没骗我?”

 

“喵的我们穿一条裤子长大的爷爷我骗的了你?”

 

黄少天没来得及踹他,他呆呆地,不知在想什么。流星雨是个稀罕货哇。喻文州给他看过流星雨的录像,只是他当时在走神,犹如数学课在意的不是黑板上的公式,而是阳光返在上头金灿灿又带着油绿的光彩。

 

自从那一面之缘,出于那复杂的情愫,黄少天谋划过让喻文州难堪,就在孟先生的数学课上——以前选课的时候黄少天还没注意到有个喻文州呢。他一个健步冲上讲台拿起一个粉笔头,在喻文州的解答边上画了一个粉白的大叉。他得逞了,他说,同学,你的漏解能力很强啊!台下哄笑。

 

喻文州在讲台边上很平静,什么都没说,看着他。

 

黄少天洋洋洒洒写到第五种分类的时候,手腕突然被按住,想要挣扎还是失败,粉笔在黑板上画出“吱”的闷响。“你忽略了一个问题。”喻文州的气息让他脖子发痒。黄少天的手被喻文州握着,在题干上画了一个圈,“有了这个条件非常显然你在我后面补充的三种都不能成立。”

 

糟了,出洋相。

 

黄少天面红耳赤。

 

孟先生满头白发,身材高大,一年四季一张臭脸,“去去去……”地赶他们两个下去。“喻文州,你,这步就算错了!更加岂有此理的是黄少天沿着他这个错的式子写了下去!哇塞,你们居然还讨论的那么激烈!”台下笑的更厉害了。

 

或许是不打不相识,两个人熟了起来。

 

喻文州是天文社团的,每节课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不要问黄少天是怎么知道的。他能画出黄道不知道几宫,在满是英文的电脑上的星空告诉他某颗星星的名字。他珍藏了一个流星雨的录像,并将其当做宝贝。

 

他在圣玛利亚楼顶的超大望远镜边偶遇过喻文州。喻文州斜靠在红砖墙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晚风吹起他的头发和衣角,眉眼一弯,叫了声少天。他的心都要化了啊。

 

有时候总觉得,喻文州身上那仅有的一点孤独,都心甘情愿拿出来让他填满了。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一个只会背八大行星的人,会甘愿堕入名叫喻文州的银河里。

 

如果自己能够控制天上万千星辰,让他们变成燃着的银白的线,拖成长长的一缕一缕,漫天通明,银辉满地。喻文州这么喜欢星星,他会不会因为这个,更喜欢自己一点?

 

嘴角下意识地勾起,又怕人笑话,拼命往下压,表情很丑很扭曲,慌忙想要掩住脸,还是“哈”地笑了出来。

 

 

 

——————————————————

 

To be continued.

就当是粽子节贺了_(:зゝ∠)_

 

感谢

 



 

02(下)

 

 

 

黄少天记得那是一个秋老虎肆虐的九月。

 

高中,安琪楼四层,十一年四班门外。由于作弊未遂被逮到,早课罚站。和发小郑轩一起,有点难堪。

 

“罚站?”巡早课的喻文州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喻文州是学生会风纪部的委员,高一下期转来,如今职位和成绩稳步攀升,似乎前途无量。公告栏经常有他的琐碎事迹,被女孩子当做小说连载追捧。黄少天认得他,中分的桃花眼。不爱穿校服运动衫,就连正装也鲜有上身,大多一身学校的便服。干净的白短袖衬衫缩在卡其色校裤里,是喻文州的个人符号。

 

男人嘛,都是会互相嫉妒的。特别是这种在女孩子圈子中吃香的。

 

黄少天不是什么听话的孩子,只是他的“时尚”总是不得要领,显得不正派。最后还是学着于锋他们把校服送到裁缝铺子修得贴身舒适才作罢。

 

郑轩抱胸“啧”了一声。早上阳光不算毒辣,但是颇为湿热,背上汗津津的黏牢了校服衬衫,像长出了一层鱼皮似的。他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

 

“是啊——”黄少天对其敌意似乎不比郑轩淡多少,尾音拖得老长。长大成人之后回想,很有校园小流氓的风范。仿佛某种捍卫领地的猫科动物龇着牙,“有意见啊你?挡你道了靓仔?”

 

哇,好凶。

 

阳光把黄少天的轮廓冲蚀、柔化,俨然是光里出生的人。眼球泛出玻璃一样的亮光,熠熠生辉。

 

然后,喻文州笑了。

 

“对不起。”他从鼻腔里笑出一个气音,手背掩着半口牙,眼睛弯弯的。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突然之间,耳边什么也听不见,嘈杂像退潮一样隐没消散,只有“沙沙”声如同利剑一样贯穿了你的脑袋。

 

黄少天看呆了。他不知道一见钟情的是什么,但是他完全能理解“见色起意”。

 

只是这意一起,就起了很多年。

 

喻文州笑起来比他初中的小女朋友更加能俘虏他。他暗暗地在脑袋里描摹喻文州长出松软的栗色头发,肩膀最好溜溜的,还有圆滚滚的胸脯……不对,这样真难看。这张脸就该是一个少年的脸。喻文州逆着光,眉眼落下深深的、粘稠的阴影,眼眸发湿氤氲。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他觉得一开始的嫉妒完全被“一笑泯恩仇”了。

 

目送那个背影消失在走廊那一头。周围乱七八糟的声音又涌了上来,灌进人的口鼻里。

 

“看对眼啦你们?”郑轩露出很鄙视的表情,用手肘戳了戳黄少天。

 

“滚蛋!”大梦初醒的黄少天抬起脚就踹。“我品味很差吗!”

 

郑轩一边叫着黄少饶命一边笑着躲开。黄少天脸上一阵发烧,天也更加热了似的。

 

 黄少天曾经计算过自己喜欢上喻文州这个人的几率,约等于徐景熙违纪、于锋发飙、郑轩独立做完暑假作业。不知是太幸运还是太不幸,这件小概率事件真的降临在黄少天身上了,砸得他晕头转向。

 

有些夏天一眼望不到头,晒伤退去之后才发现已经是隆冬。即使大地被白雪覆盖,手臂仍然是金灿灿的小麦色,凑近一闻,还有药膏和汽水的味道。

 

 

“哇,喻总给小的开小灶啊~”黄少天嬉皮笑脸地跟在喻文州后面走进了火锅店,“还是喻总体恤下属,所以今天一定要吃穷……不对不对,把你吃穷了谁给我发工资……你说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郑轩气死他?”

 

这家火锅店像一只大鸟栖息在江边的一栋摩天楼顶层,四周都是玻璃的铠甲,装潢却是全黑的,墙壁上是细细的蓝色灯管,前卫至极,嚣张至极。

 

喻文州笑了笑,放慢了脚步。他说,别忘了是你给我这个“总”打工啊。

 

“那倒也是,”黄少天嘿嘿地笑起来,“那就吃穷你吧!然后把你抵押在这,我就能借机上位了,哈哈。”

 

一落座,黄少天不客气的点完菜,蹦跶着去了酱料台;一气呵成,没有给喻文州任何插话的破绽,专制、霸道。看到这样的黄少天,喻文州突然变成了哑巴,明明有好多话,却汩汩淌在心里,徒然感动了自己。

 

喻文州对于一个目标非常执着。有人问他为什么总是那个把握黎明前黑暗然后力挽狂澜的人。他只是笑,回答别人家,“因为我等待了整整一夜。”他有这个耐心,也有这个能力。

 

可是现在,他好像也不知该怎么做了。

 

看着趴在桌上踌躇满志等着虾球上浮的人,他轻轻叫了声少天。

 

黄少天警惕地看着他。

 

“上周餐会把我送回家,谢谢了。”

 

“啧啧,”心中大石放下一般,黄少天明媚地笑了出来,“那个叶修摆明着要挑我们的刺,你又不会喝酒还要陪着喝……哎,我只是护着我们宇宙第一好的喻老板而已。”他又说,“我还差点忘记这件事,”黄少天顿了顿。若不是喻文州抓的那一下手太过温柔,他也不会那么狼狈地脑子一片空白。“老板不会因为我迟到这么重要的餐会扣我奖金吧?”

 

喻文州不答话,不动声色捞起五个虾球放到自己碗里。

 

“喂!不带这样的!真计较啊喻文州!”黄少天伸长手去抢喻文州碗里的食物,“你妹你妹你妹!我都已经将功补过了!”

 

“黄副总经理,铁一般的纪律不可违反。”

 

喻文州抬手把碗举起来,而黄少天像一只炸毛的小猫一样挥着筷子。僵持不下,梳中分的青年夹起一个送到黄少天嘴边。

 

“嗯?”他接着非常狗腿子地说,“谢喻总高抬贵手!”

 

说着就要把碗递上去,喻文州的手却避开了,反而更加凑近,就要压着黄少天的唇。

 

黄少天脸上一热,识相地一口吃掉,低头不说话了,咬肌耸动着。不敢再看喻文州的脸,心里警铃大作,直呼其耍流氓。

 

火锅冒出的白气扑面,睫毛也有重量了似的。

 

也许古今中外,也只有他黄少天能够这么坦然的跟前任吃饭吧。

 

他分明听到喻文州很平静地说,

 

“少天,那天你说的话,我也很明白。可是,放弃你这件事,我真的做不到。”

 

 

 

 

 

——————————————————————

 

To be continued.

 

开启请假模式_(:зゝ∠)_

 

感谢

 

 

 

这一段应该很多所以截开来……我好勤快

 

 

02(上)

 

 

发布会一结束,黄少天落荒而逃。

 

他的车停在对面商场的停车库里,他咬了咬牙,像在逃离某人追击的样子一路狂奔。从前他一直梦想着用自己赚来的钱入手一辆气派的凯迪拉克,最好是那种极富光泽的蜜棕色。“低调奢华有内涵!多配我啊!”黄少天还记得某天他指着露天广告牌对喻文州说。现在想来,真傻。

 

后来他真的攒钱买了一部,就是现在停在升降车位的,属于他的这辆。喻文州说它很好看,为此他很是得意过一阵。但是不知怎么,今天看它,好像是全世界最丑的车。仿佛梦醒 了,枕边不是天使、不是爱人,而是一滩有酒臭味的口水。

 

其实就在刚才,他给了喻文州这个伤病员一拳。喻文州没有还手,或许是出于良好的家教,或许是真的没有力气回敬。他说,少天,很疼的。黄少天说,长点记性吧你。

 

已经把距离稳定在安全范围,可偏偏好死不死突然打破。黄少天揉了揉眉心,坐上车发动引擎。人生真他妈的狗血——黄少天心里的怒意越烧越旺。就在一个红灯的路口,大概那团无名火把车内的氧气消耗殆尽,他摇下车窗,突然“呵”地轻笑。

 

喻文州这个回头草吃的,真是让他措手不及。为什么当初信誓旦旦地要做两条利落的平行线,这时却发现他俩走了一圈又一圈,回到了原点。

 

这个拖泥带水、不伦不类的结尾挺倒人胃口。事实上,这段感情的开头也不怎么郑重。

 

四班的早读是全年级出席率最高的,也是全年级最难听的。

 

语音口语没有水准,语句面目全非。偶有公鸭嗓情到浓时的破音,读着读着就乱成乌拉乌拉一片。“China has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strenthening world economic cooperation……”梳着大光明的英文课代表的声音突然高了一截,像根皮带把这些零零落落的声音束起来。

 

黄少天一般都在走神,或者补眠,或者与郑轩眉来眼去。反正班长于锋对于他和郑轩、徐景熙总是很宽松。——诚然,徐景熙这样的好学生宽不宽松都一样。总的来说,大权在握是很爽,但是有个大权在握的哥们更爽。

 

这个学期他们的英文是Miss李教,一个干瘦干瘦、戴眼镜的女士。第一节课她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乐开了,憋了一节课。他下课时跑到郑轩桌前,他叫着,“杨二嫂!杨二嫂!活的!那个圆规人!”郑轩被他叫的摸不着头脑——自己什么时候姓杨名二嫂了?结果是旁边的于锋以及徐景熙笑成了一团。当然啦,郑轩的语文书上一直很干净,所以完全听不懂这三个人在笑什么。

 

最近黄少天发现一个特别的事实——Miss李不会一心二用!Miss李在听别人说话时一直很礼貌的看着说话人的眼睛哪怕是升旗仪式上的主持,做事井井有条不钻空子不会偷懒,讲电话一定要走出门外认认真真对待……

 

哇——

四人小团体的其余三人震惊。

 

“有待通过实践考证。”于锋很认真地说,叉起自己盘子里最后一根薯条。

 

——这就是黄少天遇见当时身为学生会的“官”的喻文州的导火索。

 

毕业的时候,于锋作为班级所谓的“官僚头子”要给黄少天在评价手册上留言。虽然班主任汤sir是一个实打实的语文老师,留络腮胡的、课前要学生们吟诵《繁星》《春水》的文艺青年,但是他可以有空为一个摔碎的课桌写传记,也不会写这玩意。

 

于锋咬着笔杆,明明是熟的透透的人,这时有千言万语也不知怎么写。活泼、开朗,或是聪慧富有探究精神?不对不对……一想到他这件糗事,他强忍着嘴角的笑意,写下了“该生的行动能力非常强……”而这种精神一直贯穿着黄少天的泡仔之路。

 

噔噔噔噔!Miss李走路到哪儿都带着一阵风。一只细长的火柴手臂勾着蓝色的抽屉小筐,抵在干巴巴的腰际。她因为实在太高,看起来有点驼背;今天没有描眉毛,脸上空空的。眼尖如黄少天,小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卷子一颠一颠,心中暗道不妙:批昨天的quiz时火气真够大的。

 

他心虚地望向郑轩。

 

郑轩喉结上下动了动,神色是带有询问的。

 

“默写本——”Miss李的语气好像不是很气,但像个唠唠叨叨的妈妈,改口道,“噢,自己再看两分钟,白白送你的A不要丢。”每回早读都是这句话。“哎呀,课代表,把昨天quiz发下去先。”她把卷子丢到讲台边缘。

 

黄少天偷偷在课桌下面比了一个“OK”。郑轩小心翼翼地把小抄放在桌膛里,心想不妙,又鬼鬼祟祟地压在笔袋下,再用本子一压,留着暗戳戳一条缝,正好可以窥视一行。

 

郑轩和黄少天深呼吸,感觉自己像潜入国军内部的共产党员。

 

压力不能山大,不要怂、不要怂。大胆推测,小心求证——

 

“Miss,可再报一遍中文?”黄少天拼命去盯李的眼睛。

 

必须承认,其实黄少天每回默写嘴里都叽里咕噜的,Miss李已经习以为常了。

 

黄少天心脏狂跳,努力抑制住自己要结巴的嘴皮子,故技重施三回。郑轩何尝不紧张?他觉得自己都要握不住笔了,警觉地频频抬头,算准Miss李下讲台溜达的时机,然后死死匍匐在桌面奋笔疾书,深藏功与名。

 

可是Miss李到底是老师,这点雕虫小技实在太明显了。黄少天,你为什么每讲一句话就要看郑轩一眼?郑轩,你那副表情是肚子痛吗?

 

Miss李噔噔噔噔地走下讲台。郑轩额头沁出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整个人动也动不了,就要自燃了似的。

 

“飒——”

 

本子不见了。

 

机械地抬头,Miss李那张森森的脸正在眈眈地俯视自己……呃,还有那张绝世无双的小抄。

 

于是,黄少天和郑轩都被“请”了出去。

 

幸好,如果不是这次糟糕的作弊,黄少天也不会见识到,天底下还会有像喻文州一样美好的人。

 

 

 

——————————————————————————

 

To be continued.

 

发现自己写的真是一个慢热而复杂的故事

感谢

 

 

 

 

 

 

 

 

 


 

*前任攻略 私设 非原著向

*鸡血产物 苏一把

 

01

 

喻文州回到座位上,头疼。

 

他瞟了一眼远处被记者包围的黄少天。新闻工作者们叽叽喳喳地举着长枪短炮黑压压的,只有一头浅亚麻色的短发很显眼。他不知道是不是把这样的场面托付给黄少天是否稳妥,这个想法一闪而过,喻文州听不见他具体说了些什么。可看见黄少天的嘴一张一合,表情冷静甚至是淡漠,一颗心放了放。这个人的冲劲和锋芒谁也拦不住。不知是不是幻觉,喻文州好像看到黄少天朝着自己抛了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蓝雨游戏在面临资金崩盘之前起死回生,黄少天还嚷嚷过要给喻文州颁一个“妙手回春”锦旗。但戏剧性的是医好蓝雨的人此时此刻却病的像只瘟鸡。喻文州带白口罩,穿黑色衬衫,夏天在美国晒过的皮肤还是带一点蜜色,眼睛半睁着,给人情深似海的错觉。

 

其实,本来这场新版本的发布会主角应该是喻文州才对。

 

一边闭眼假寐的郑轩嘀咕道,压力山大。

 

加油,你已经是老司机了,郑总监。喻文州笑,轻拍郑轩的肩膀。由于感冒,连笑起来也提不起力气,但是他还是要笑出声的,这样才能给下属打气;此时他像颅腔里装着一个吹气球玩的小人,一涨一涨,有呼吸似的。“一会儿上台很风光的。”

 

郑轩把翘起的二郎腿放下,站起扭扭腰身,关节发出格拉格拉的响声。“小许跟我说投资的阔佬真拖住了?”

 

“嗯,费了大力气才让他松口。”喻文州瓮声瓮气地说,“魏琛看在少天的面子上拉拢了一下。”他一边说,脑海里浮现魏琛的脸。他进入蓝雨是个尴尬的时期,蓝雨大厦将倾,魏琛告病辞职,黄少天忙得焦头烂额。喻文州本来只是个临阵顶包的却把心力毫无保留地拿出来苦心经营。他忍痛裁员,把工作室搬到郊区,或是将一些半成品拱手送人,哪里的漏洞他都第一个冲上前去补,做过文案,编过程序,最枯燥的建模他也硬是学会了。他向远在美国的父母借贷填补资金漏洞,债台高筑。只因大学时和黄少天毅然相爱便断了和父母的往来。

 

“神奇了,他还真的跟那个姓叶的是兄弟。”郑轩吃惊地评论,随机放心地点了头,“姜还是老的辣。”

 

 喻文州咳了两声,哑着声音道,“叶老板算是最早一批把家当投在游戏产业里的暴发户了。而且这个人爱玩资金杠杆——你应该知道,一亏,有的我们倾家荡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初他手里的股份不多,但是他第一个撤资,董事会其他人也趋之若鹜……咳咳、咳……我就知道……是,那么回事,咳咳……抱歉让你们为我做了那么多了。”

 

“哦~走在刀尖的男人。我懂了,放心吧队长。”郑轩冲喻文州笑,转身潇洒地走向后台。喻文州望着那个背影,衬衫款式恍然间成了高中时的校服。感冒了连头脑都迟钝起来,他挫败的想。粗略估计,他和黄少天以及郑轩认识十一年了。

 

聚光灯亮起,郑轩大步流星地出现在舞台中央。他穿着白衬衫,松松地缩在牛仔裤里;袖子挽到手肘,灯光下手臂上的汗毛也成了金色;一反常态地,他戴了一副细黑的眼镜框,留海定了型。只有透漏着狡黠的眼睛还留着校园时期的痕迹。

 

他从容地做了个手势,路出一口白牙。闪光灯像夏夜飞蛾往光源扑来。

 

从记者堆中脱身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坐在边缘的角落里。青年一拍大腿,一句“卧槽”脱口而出。“我说大佬啊,轩仔越来越有你的风范了——”

 

“呵呵,可以考虑一下作为企业文化……”喻文州低低的打趣,鼻音浓重,一会儿剧烈地咳起来。

 

“噗,boss野心真大。”黄少天嗤笑一声。想要给喻文州顺气的手握了握拳,还是没有抬起来。“闷不闷?我陪你出去透气要不要?”

 

“好。”喻文州气若游丝似的。他下意识地抓住黄少天的手,却蓦地手下一空——黄少天干脆的抽了手。他脸色微变,好像心上一根倒刺撕了一半,露出肉暴露在空气里,扎扎地疼。

 

郑轩把发布会场选在了艺术展览中心。大厅空洞白净,抬眼便可望见拱形的穹顶,也是白的,像个医院,冰冷健康。最中间的一个讲座厅仿佛一个桃核,是个古铜色的球体嵌着;从后台出口出来之后要绕到外面需走上一段,兜兜转转,没有尽头似的。高大的玻璃墙外仍有绿树掩映,寒风中沙沙作响。

 

虽是在寒假,但仍是工作日,这个时段鲜有大展子,人不多。仔细听会听到脚步声,石子般得激起回声的涟漪。黄少天容易缺氧,脸颊上有大块的粉红色,像幼儿园合唱团的妆。他皮肤本来就白,技术宅多年更是如此,加上一头浅毛,轻盈地,很可爱。

 

黄少天努努嘴,站住了脚。

 

“喻文州……我觉得有些话我要说清楚。”

 

“有些前任关怀不是用来得寸进尺的。”

 

 

“我们可以好好地,做一辈子兄弟。”

 

“现在蓝雨需要有能力的人,比如你——所以,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既然我们做了那个决定,就不要反悔。”

 

——嗡……他的眼神坚定要把喻文州望穿。喻文州只觉得天旋地转,胃里一阵翻腾,喉咙里塞着一把砂纸互相摩擦。口中的话语像电流穿过短路的大脑,声线自己也觉得哑的恐怖。“为什么?”

 

“就凭你是喻文州。”黄少天说。喻文州觉得展览馆的白色有点晃眼,暗骂学生时代的黄少天今又借尸还魂,撩拨他的心弦。两个黄少天重合在一起,让他心动,又让他那颗心绞痛。到底是放不下,也说不出口。

 

他见喻文州不答话,口罩蒙面,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他呼了一口气,走到几步外自动贩卖机,哐当哐当买了两罐咖啡,一握,还是温的。喻文州骨子里嗜甜,黄少天习惯性地把摩卡递给他,却被捧住了手。黄少天表情有点窘,四周顾盼了两眼。他的脸冷了下来,以凌厉、命令似的语气说:

 

“喻文州,我们是不是该、放过彼此了?”

 

 

————————————

 

To be continued.

 

感谢

 

 

 

 

 

 

 

 

 

*无逻辑小段子哄自己开心,囤了好久终于打算发出来

*庙药互怼日常

*相声演员回归季

 

 

 

王杰希是被手机叫醒的。在看到27个来自黄少天的夺命连环call之后觉得自己睡的真的很沉,抬头看看,窗外还是一片鱼白呢。他连忙拨回去,还未开口黄少天恼就火地开始破口大骂:

 

“为什么我们的官微上会有微草的宣传片?!还他妈是你个人的?!卧槽王大眼你们太过分了啊连官微都盗!有胆子你们把所有战队的都盗一遍啊!唔耻!”

 

真是太监开会,有够无稽的。王杰希揉了两下眼睛,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一般这种事情有点脑子的都会知道肯定是anti别有用心,以前也不是没碰到过高级黑,不过这事情的确前所未有。黄少天挺在意别人评价的,从出道开始就是,王杰希心里有数。而且对自家战队影响也不好,嗯,理由充分,相信公关已经在处理了。按照蓝雨一贯没有下限的尿性,微草这边没个交代其一定会揪着不放,分分钟上热搜。

 

“把电话给喻文州。”王杰希说。

 

虽然喻文州是个心理素质很强的人,但是声音还是有怒意的。“你自己看看先。”说完王杰希手机“叮”一声,对方甩了一条微博链接过来。

 

果然没错。王杰希心里咯噔一声。

 

不得不承认剪接的很好。从比赛现场到新闻采访再到机场饭拍,甚至王杰希唯一一次参加的综艺这种不堪回首的经历都有,可王杰希就像被上了三百层滤镜一般……光彩照人……玉树临风?

 

恍然间意识到没开声音,但是他一开就后悔了。

 

 

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

 

 

王杰希很想问候喻黄两个人全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留言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评论笑得那么开心我觉得我比较适合专业写段子

 

 

——————————————————

感谢❤

【顶锅盖遁走】

 

 

       

 

 

       苏沐橙觉得自己头发油腻,有若有若无的头皮味。手背的皮肤在灯光下反出龟裂的纹路,指甲疯长,叩在键盘上的声音也尖锐了。她汲着拖鞋,肉紫色的线袜出了线头,不舒服;她习惯性地用一只脚的侧面触地,再用另一只脚踩在上面,久之因此骨头畸形,她本来痛恨这个癖好,却又为抚平内心而为之。

 

       素颜的她没有戴隐形眼镜,学生时代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度数早已不准确了,她得伸些脖子才能把握所有细节。她和一个不敢在市场叫卖的小贩一样缩在兴欣一角,忙着手里画蛇添足的活,偷偷注意周围的人走来又过去,保持一种怨天尤人、屏气凝神的表情。坐在对面的人不知道何时已经换了一个了。看上去挺高,起码上身修长,显示屏挡住了他的面目,唯看得到乱发丛中生出一副耳机来。手指骨节粗大,手背青筋包裹,刻意控制着力道。大概是在虐菜。她因一口气用一个马甲号连续在竞技场完胜十六个高等级玩家而自鸣得意,从鼻子里长呼出一口气,往椅背上一倒。手边的绿茶已经是冷的了。

 

       好,就等连续剧更新了——她对自己说,并贼头贼脑地环顾周围——没人发现她。接下来她退了游戏,开始看自己的微博。当然是小号。粉丝和好事者会如狱警一样徘徊在她的小天地左右,即便她已经被死死铐住抽了筋扒了皮,是个只剩着血皮的半死的人了。自轮回那一战以来,她甚至都不敢上网,好像她的大脑装着一部过滤器,听到那些赞美之词成了习惯,而那些恶评就有种铺天盖地之势。粉丝是世界上顶会护短的人。

 

       冷风轰隆隆地从空调里呕出来,反胃一般,酸冷酸冷的,周围是空气清新剂和汗臭味。悲观主义的好信徒苏沐橙低着头,上讲台领考砸试卷一样到空调旁边,把温度调高了一些。她带着一种忏悔的心情告诉自己明天就要恢复健身,要在形体课上好好表现,英文也要赶上来。你可是苏沐橙!——苏沐橙抓了抓头发,自己训诫自己的时候像个没出息的乖孩子。

 

       她仍记得自己刚出道那会儿,受到的恶评比如今更盛,而且没有几个粉丝自欺欺人地、煞有介事地护着。前几日她翻到一个扒皮帖子,满眼都是那张青涩的脸,让她不忍再看下去,也许被恶评埋没的苏沐橙还在这里活着呢。脑海之中还浮着陶轩的那张脸,或是兴冲冲地告诉她已经以训练生的身份把她公开,或是面若冰霜地把她送上保姆车,吩咐司机送她去健身课或是任何什么地方,或是苦口婆心请她在几份广告合约上签下大名。她还想起了那被骂得体无完肤的婴儿肥,让她整整半年的晚餐只有芋头和芹菜。那片刚好挡住眉毛的栗黄色厚刘海、笑起来成八字的眉毛、过于丰腴的因久坐而不成比例的大腿……眼泪,对,还有眼泪,很多眼泪。这些东西像搓澡时如雪花一样的角质扑簌簌地掉下来,而不久就会有更厚的角质包裹身体,洗去的时候会更疼。

 

       她鬼鬼祟祟地回到电脑前,不知是谁收走了她的杯子。粉丝站如期发给她饭拍链接,她向来不会点进去,不论好坏先道谢,好像真是路人给了衣衫褴褛的她给了两个硬币。事实上,她很怕镜头,咔嚓咔嚓,像吃人不吐骨头的什么东西,小时候在卡通画里看过的。类似那种直视着血盆大口的感觉,眼球像是两个受潮的椰蓉球,又像是会被一口咬下来似的。所以她会在飞机上和楚云秀一起把面膜呼得东倒西歪然后装死。所以她答应过粉丝好多签名的要求,做不看镜头的借口并且不伤别人的心。所以她会偶尔做做怪表情,偶尔装作打电话,偶尔跟叶修聊点没营养的,偶尔认真地玩一包橡皮糖然后却不吃,偶尔逗逗身边随便哪个小孩,即使他们会非常不领情。

 

       ——“沐橙看我!”——“看镜头!”——“沐沐漂亮!”——“看我看我!”——

 

       咔擦咔擦、咔擦咔擦……

 

       小时候很少拍照,自卑也好,过早地疾世愤俗也好。有一段时间她瞧不上她哥哥,她说:“哥呀,人不能一天天就做家务做工对不对?”苏沐秋容着她讲,伸手晾衣服,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一会儿就变天了,病恹恹地阴着。她见兄长不回答,便住了嘴,不言语了。顺手在小桌上摸了一本新借来的书,毛了边,用玻璃胶贴了又贴,坐到床上看。苏沐秋把撸起来的袖子放下来,歪头瞧了瞧她,从鼻腔里发出挫败的笑声,捏她的鼻子:“早熟!”她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和她境遇相同的孩子也会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奇妙感受,她在写作文的时候时常抛出这个疑问。班主任将信将疑地把她的作文读了一遍,退了回去,评语栏一片空白,也没有等第。后来她便不写自己了,因为她突然发现世界上没几个和她一样的孩子。那片空白干干净净的,像是一只不想回答她的眼睛,许是白眼,又许是闭上了。而那只眼睛属于这个世界。

 

 

       苏沐秋走的那天是她记得最清晰的一段回忆。小铁床上白色的裹尸布皱巴巴的,浆洗得不好,泛黄了;布下面依稀有个人形,干瘦得很,是她阿哥。她该做什么?大声哭、大声喊?景物聚集成一个黑洞,嘶啦啦、嘶啦啦,绞肉机一样,打圈圈。聚光灯照在小铁床上,白是白的呀,晃眼睛。苏沐秋曾经在棋牌室做过打杂小弟,苏沐橙放学就钻进那乌烟瘴气的地方,跪在地上扶小板凳写字。死盯着尸首的她真觉得自己的心就和一桌刚刚打好的麻将,几排小方块哗啦啦地被推倒了,假装生气似的;几只手伸到中间搓来搓去,什么五味杂陈都变成硬质的漩涡了;轰隆隆地机器开口,连漩涡都塌了,吸到黑洞里去,吱嘎、吱嘎……眼泪鼻涕吧嗒吧嗒掉下来。那片白色是她的老故人了。现在连哥哥也不回答。她听见少年叶修的抽噎声,仿佛困兽的低吼。

 

       苏沐橙在几年前参加一个电视访谈,就是以刁钻闻名的那个。聚光灯让她睁不开眼睛,鼻头上出汗,油腻的。她该说的已经倒背如流。台下都是应援的粉丝,有一个高中生模样的人仰着下巴,也许是踮着脚的,他大声喊——堂堂正正苏沐橙!堂堂正正苏沐橙!这句话她的眼泪就止不住了。苏沐橙抖着肩膀,瞪大了眼睛,憋得眼眶生疼,耳麦里是经纪人和导播的叱骂声,耳朵也生疼了。

 


      然而她又觉得世界很公平。当不切实际的梦想和残忍的事与愿违在时间之中化为泡影,在她棕色的眼球深处沉淀,那些本该属于她的东西世界统统掼到她身上了;比如美丽,比如坚毅。也有很多不属于苏沐橙的东西。她在嘉世迎战兴欣的时候说的一番话自己也发憷。似乎荣耀已经成为了她生命的一部分,她会用自己护着似的。那个忐忑的晚上她躲在自己房间里哭。叶修交给她手里的世界,犹如做的不好的苏式月饼,一握便碎,大喇喇褪着壳。她觉得一种绝望,像是走在荒漠之中的死囚,她背着满身沉重的伤疤哀嚎着,枷锁被烈日烤的滚烫;押送她的官吏已经是一具尸骨,她要自己走出去。她要活。她要扛起重炮对准那个撑伞的人。说到底,荣耀只是她一项不愿意启齿的乐趣,或者是说是一种当跟屁虫的乐趣。她从没想过这会是让她又爱又恨的,至少不是在手忙脚乱,乱放着技能敲着键盘的十二三岁。嘁嘁喳喳的男生们谈论着它,这幅画面在趴在桌上的她的眼睛里越削越薄,剩下的只有铬黄的教室了。

 

       很小的时候偷偷看过张爱玲,书里说:“现在这个时代的女孩子,都在用她们的美丽,过一日,算一日。”老屋没有装防盗窗,夏天黑云压城,风噜苏又怒吼,闷雷滚滚。单只的亮黄日光灯悬着,霎时哀鸣一声,铺天盖地的都是黑暗。
 

       苏沐橙这一生过的不能算好,疼痛的回忆呈块状出现。狗血被悉心打包好,贴上标签,明码标价,规格平均。就像每月网上超市定时送来的日常品包裹。现在才发现最无忧无虑的时候果然是学生时期,记忆之中那个头发烫的像导电铜丝的班主任说得一点没错。能被兄长宠着哄着,能被当做优等生众星捧月——不是现在的众星捧月——,能和叶修游走于快餐店与便利店大嚼垃圾食品等等。简单地让她无法不只写一步就出答案:她很喜欢。

 

       她打了一个喷嚏,忘记用手臂挡着。空调不知又被谁调低了。旁边PK着的人挂着一张臭脸,小网管双手捧满了可乐瓶匆匆而过,陈果歪头夹着手机笑语晏晏……

 

       “你还打不打了?”

 

      苏沐橙吓了一跳,钉眼看对面满脸胡茬的青眼圈的人探出头来。

 

     “不打我找老魏去了,”他抽出一支烟衔在嘴里,在显示器后捣鼓了一会儿,摸出整整齐齐一沓账号卡来,“记得放在吧台抽屉里。今天状态很好嘛。”

 

      “还真是你啊……”苏沐橙笑了。“叶修。”

 

      “哎哟,不错啊有默契,”叶修不可置否道,“尽兴就好——嗯以后……少看网上的评论。”

 

         苏沐橙只是笑。怎么办才好,她都要哭了。她关了电脑,两人默默无言地走到楼梯口,不远处点着蓝幽幽的灯。

 

         “我这模样是不是特别丑?”她一抽一噎地笑——在叶修面前是不能哭的——像在吞咽一只活虫。“特别特别丑?”

 

        “太贪心了,我们的联盟女神。”叶修道,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深一块浅一块的黑笼罩着他。“你很漂亮。”

       

 ————————留言————————

 

BGM: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50561/

——————————————————————

 

全世界最好的苏沐橙!

 

感谢

       

 *我也不知道我这个还要面对暑假作业的人现在在干啥,大概是诗歌体摸鱼????

 

*多cp预警 明目张胆发糖系列 tag不能面面俱到真是抱歉orz

 

*bgm:粘着系男子的十五年纠缠不休

 

*其实我真的是来说相声的

 

 

 

 

露中

 

今天/我该把您比作什么呢/

 

 

是一双温暖的援手吗/

 

 

还是那战火纷飞的岁月/

 

 

是那样纯粹而博大的红色吗/

 

 

还是/只留我独自一人的/白桦林呢/

 

 

 

冷战

 

 

今天/我该把你这家伙比作什么/

 

 

是北极圈的严寒吗/

 

 

还是白令海峡的距离/

 

 

是来自外太空的神秘吗/

 

 

还是宛如/向日葵一样的/温柔呢/

 

 

*此处参照阿麦太太手书内容

 

 

 

 

金钱

 

 

今天我该将你比作什么呢啊噜/

 

 

是自由女神头顶的天空吗/

 

 

还是一整个纽约的繁华/

 

 

是加利福尼亚那自由的风吗/

 

 

还是/永远轻狂而苍翠的/年轻呢/

 

 

 

 

 

亲子分

 

 

今天/我该把你比作什么呢/混蛋/

 

 

是地中海明媚的阳光吗/

 

 

还是如同蕃茄红色的热情/

 

 

是金黄色麦田的香气吗/

 

 

还是/无私却/坚毅的/眼神呢/

 

 

 

 

 

味音痴兄弟

 

 

今天/我该把你这小混蛋/比作什么呢/

 

 

是波士顿港口的繁忙吗/

 

 

还是大西洋的无边蔚蓝/

 

 

是列克星敦的枪声吗/ 

 

 

还是我/从未能够拘束的/自由呢/

 

 

 

 

 

北米双子

 

 

今天我该把你比作什么呢bro/

 

 

是漫天风雪的孤独吗/

 

 

还是枫叶飘落的火红/

 

 

是蛋糕和糖浆的香甜吗/

 

 

还是那不着声色的温柔/

 

 

 

 

斯拉夫兄妹

 

 

结婚结婚结婚结婚/

 

结婚结婚结婚结婚/

 

就是要/

 

结婚/

 

 

 

 

苏英

 

 

今天我该把该死的你比作什么呢/

 

 

是深紫色的苔原有麋鹿跑过/

 

 

还是凯尔特人那样宽阔的肩膀/

 

 

是响亮的风笛乐曲吗/

 

 

还是脆弱时温柔的相拥/

 

 

 

极东

 

 

今天在下该把您比作什么呢/

 

 

是满含亲情的怀抱吗/

 

 

还是五千年无垠的富饶/

 

 

是属于帝王的沉郁无畏吗/

 

 

还是/从废墟中爬起的/惊人力量呢/

 

 

 

 

 

Dover

 

 

今天我该把亲爱的你/比作什么呢/

 

 

是玫瑰花带刺的芬芳吗/

 

 

还是加莱海峡的波涛/

 

 

是一百年的纠缠不休吗/

 

 

还是/祖母绿那样动人的颜色呢/

 

 

 

 

花夫夫

 

 

他们就是诗。

 

 

 

 

 

芋兄弟

 

 

今天!本大爷!该把我的小阿西!比作什么呢!

 

 

是一堵该死的墙的厚度吗!

 

 

还是多瑙河那样通透的蓝色!

 

 

是啤酒瓶口跳跃着的泡沫吗!

 

 

还是!我死去之前!最后的牵挂呢!

 

 

——你最最最伟大的诗人 吉尔伯特!

 

 

 

——FIN——

 

虽说是博爱,但是还是更偏爱金钱和Dover啊_(:зゝ∠)_

 

感谢❤

*首次尝试论坛体,非常随意的一个脑洞

*仏英和米燕的场合

*其实我是个说相声的



【求助】无意间发现老爹手机里的暧昧信息,可是似乎对方是个男的?

 

 

1L  楼主憨八嘎英雄

 

Rt 英雄需要静静。

 

 

 

2L 匿名用户

 

沙发

 

 

 

3L 匿名用户

 

板凳,楼主不是隔壁游戏论坛的憨八嘎大大吗?!wodema周末公会战约吗?!【泪奔

 

 

 

 

4L 匿名用户

 

憨八嘎大大我喜欢你啊!!

 

 

 

 

5L 匿名用户

 

虽然不熟游戏论坛但是很有趣的样子ˊ_>ˋ蹲

 

 

 

 

6L 匿名用户

 

楼主先讲一下具体情况吧,不然我们也出不了什么主意:P

 

 

 

 

7L 匿名用户

 

楼上+1

 

 

 

 

8L 楼主憨八嘎英雄

 

说实话我的家庭状况有点特殊,但是我觉得我还是简单讲一下比较好。俗话说得好,从前约过的炮,都是现在懵的逼。如今在我爹身边我整个人都是大写加粗的人生污点。因为我爹是个古板严肃的别扭英国佬,所以我根本不敢惹他。噢对了,他做的饭比洗洁精还难吃。他是律师,工作忙,每天跟分分钟去拯救世界一样,也没什么时间管我,于是我就过上了与憨八嘎和游戏作伴的糜烂生活x

还有,这周末的公会战英雄是一定会去的!(=´∀`)丿其他情况等我慢慢码。

 

 

9L 匿名用户

 

大写加粗的人生污点2333333心疼极了

 

 

 

 

10L 匿名用户

 

只有我一个人是从游戏论坛找过来的吗【笑哭

 

 

 

11L 匿名用户

 

楼上你真的是一个人

以及楼主是吃过洗洁精吗hhhhhhh

 

 

 

 

12L 楼主憨八嘎英雄

 

回复11L: 没有,但是真的很难吃【冷漠.jpg】不过本英雄可是有个很会做饭的女朋友的!

 

 

 

 

13L 楼主憨八嘎英雄

 

 

据说我是被丢在我家门口的,我爹当时也肯定想把我掐死。因为我长得一点也不像他(我爹是绿色的眼睛,还有很搞笑的眉毛),谁也不能说我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我也不造我妈是谁,但唯一确定的是她是我爹曾经的约炮对象,并声称我的确是我爹的孩子,而且她现在根本不想要我了。

于是我爹在我的将近二十年的人生里一直保持单身生活,又当爹又当娘,守身如玉。讲道理,我压根不相信我爹会有约炮这个技能。【冷漠.jpg】

 

一不小心说了太多,还是言归正传。

 

昨天我爹好不容易休假,把手机丢外面就进卧室睡觉了。然后意外就发生了,你们懂的。他的手机“叮”地一下,特响亮地来了一条简讯。当时我在刷本,可它莫名其妙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一开始觉得可能是他客户的(前两天我爹特别忙,我还想能不能帮上点忙ˊ_>ˋ)我结束了之后就去瞅了一眼。对方的名字叫鸢尾先生,发了一坨类似好好工作好好休息,不要太想他这样肉麻的东西。其实这还没有太震惊到我。当时我还心想我爹是要给我找个妈了么……接着事情的高潮就来了,对方又传过来一段语音。我就他妈手一抖点到了。传过来的是一个男低音。

男低音。

用法语讲了一句。

我爱你。

然后还吧唧了一口,真他妈清脆响亮。

excuse me?!!!!

当时我就炸了啊!!!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啊wtf!!!我的妈呀我活了快二十年了我才知道我老爸居然是弯的?!!卧槽我跟你们讲我一直以为他比电线杆子还直啊!!

这就是之后的副本我都没有出现的原因。本英雄已经在床上翻滚出个马拉松来了,真的是tm一夜没睡啊你们感受一下【无所畏惧.jpg】

 

 

 

14L 匿名用户

 

讲真我越来越心疼大大了(´・_・`)

 

 

15L 匿名用户

 

楼上+1

 

 

 

 

16L 匿名用户

 

我居然觉得大大爹亲的设定好萌(´・Д・)我一定是病了【沉思.jpg】

 

 

 

17L 匿名用户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233333楼主先冷静冷静,我仿佛感受到了屏幕另一端的混乱

 

 

 

 

18L 匿名用户

 

围观蹲定这个坑了

 

 

 

 

19L 匿名用户

 

我的天啊法国人么?!这明明超浪漫啊!

 

 

 

20L 匿名用户

 

楼主你翻你爹手机没挨揍吧……

 

 

 

 

21L 楼主憨八嘎英雄

 

回复20L: 我真的没有翻(._.)毕竟侵犯隐私这样的事英雄是不会做的,我也没有任何权利追究。我根本没敢告诉他我看到的东西。可惜我当天就失眠了。

 

 

 

 

22L 匿名用户

 

回复楼主:楼主后来怎么样了?

 

 

 

 

23L 楼主憨八嘎英雄

 

回复22L:我带女朋友去打本,通宵。之后我就装作在沙发上睡着了,其实我根本没睡。我看见我爹从里屋里出来,看到了那条信息。我本来以为他会有什么反应,他只是异常淡定地传了一句脏话过去而已。

 

 

 

 

24L 匿名用户

 

爹爹是傲娇........?

 

 

 

 

25L 匿名用户

 

傲娇,鉴定完毕。【茶】单身狗汪地一声哭了。

 

 

 

26L 匿名用户

 

都散了吧,Lz大写的现充ˊ_>ˋ 你们都没发现他一直都在提他女朋友吗魂淡!!

 

 

27L 匿名用户

 

楼上说得好有道理=_=

 

 

 

 

28L 匿名用户

 

 

楼主可以问一下你女朋友啊,女生应该对这方面比较清楚。

 

 

 

 

29L 匿名用户

 

 

楼上+1 同时我也有点好奇有一个会打游戏的女朋友是什么体验:-P

 

 

 

 

30L 匿名用户

 

 

不知为何我手中拿起了汽油和火把xxx现充们都该死一死xxx

 

 

 

 

31L 匿名用户

 

 

回复29L:在情感论坛居然有直男..................

 

 

 

 

 

32L 匿名用户

 

楼上的各位,你们是要歪楼的节奏啊(-.-;)

 

 

 

 

33L 楼主憨八嘎英雄

 

英雄的女朋友?好吧,她其实是..........一个氪金玩家。技术和道具都非常牛比的那种。她是中国人,我的学姐。对了,论坛里有中国的吗?身为一个完全的美国人根本不能理解中国小伙伴在数学考试时那种嘲讽我们使用计算器的眼神ˊ_>ˋ

 

 

34L 匿名用户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把我炸出来了。没想到你还会在情感论坛上发帖啊,小胖。

 

 

 

35L 匿名用户

 

 

楼上是lz认识的人?!

 

 

 

 

36L 匿名用户

 

回复35L: 我是小胖的女友(・ω・)ノ

 

 

 

 

37L 楼主憨八嘎英雄

 

各位,我觉得谈论英雄的女朋友这样的行为应该停止,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我已经叫她下线了ˊ_>ˋ事实上,我正在和女友讨论这件事。我得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什么来历,跟我爹的关系。这件事情很严重,我不想这样被蒙在鼓里,我已经是一名成年人。可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我希望我爹能自己跟我说明白。

 

 

 

38L 匿名用户

 

lz你是爹控吗……

 

 

39L 匿名用户

 

这浓浓的爹控气息……

 

 

 

40L 匿名用户

 

突然觉得好喜欢lz(^o^)啊浑身上下都是萌点www

 

 

 

 

 

41L 匿名用户

 

 

蹲等大大更新进展

 

 

 

 

42L 匿名用户

 

看了lz的帖子我现在压根睡不着了(安详地躺着现在已经快凌晨了啊!

 

 

 

43L 匿名用户

 

+1

 

 

44L 匿名用户

 

 

大大,耽美圈更适合你哟x顺便楼上+2

 

 

 

 

 

 

45L  楼主憨八嘎英雄

 

各位早!好了,英雄要出门了。今天早上我爹可能是要跟他男人出去,虽说是要去工作。但是你们见过把衬衫领子敞开,把袖子卷起来去工作的吗?!我还亲眼看见他把脑门儿的头发用摩丝撸起来(谢天谢地他还没秃。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他妈还带了耳钉……不说了我快冷静不了了。虽说打扮得还算正常.............可是我总感觉有点............风骚?

 

 

 

46L 匿名用户

 

啊。好帅。脑补到爆炸。(躺

 

 

 

 

 

 

47L 匿名用户

 

 

啊啊啊啊啊啊!爹爹嫁我!!!!!!!

 

 

 

 

48L 匿名用户

 

 

大大!大大!你!愿不愿意嫁我!我想要个这样的岳父大人!

 

 

 

49L 匿名用户

 

看样子的确是约会没跑了,lz敢不敢翘课去发现真相2333333333

 

 

 

50L 楼主憨八嘎英雄

 

 

回复49L: 不敢23333333因为我是要去图书馆约会去( ̄^ ̄)ゞ

 

 

 

 

51L 匿名用户

 

大大你要火出游戏圈.......这帖上首页了。

 

 

 

 

52L 匿名用户

 

 

我现在入坑还来得及么【搬小板凳

 

 

 

 

 

53L 匿名用户

 

 

lz还是好好约会吧2333333333333大家不要打扰lz和女票了

 

 

54L楼主憨八嘎英雄

 

 

卧槽我从图书馆回来听见家里面有我爹和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我现在在家门口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啊卧槽……

 

 

 

55L 匿名用户

 

什么声音【滑稽.jpg】

 

 

 

 

56L匿名用户

 

楼上我污言噫对。

 

 

 

57L楼主憨八嘎英雄

 

 

nooooooooooo—————

我看见了什么!!!!!我爹和一个比他稍微壮点的长头发的大叔?!!!!!在【哔——】????wtf我昨天晚上才打扫完的客厅!地上都是衣服而且我已经感受到了这绝对不是刚开始!!f*ck?我最不能接受的是,我爹居然是个受

是个受啊!!!!!

所以他平时那一副冰山攻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自抱自泣.jpg】

 

 

58L 匿名用户

 

安静地炸成一朵烟花:)

 

 

59L 匿名用户

 

不要拦我我要下去跑圈!!!!卧槽我炸了!

 

 

 

60L 匿名用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世间的万千语言都无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61L 匿名用户

 

大大,为什么你对这方面的名词那么熟练【害怕.jpg】是女朋友教的吗?!你除了可以混游戏论坛,你可以来耽美区看看x

 

 

 

 

62L 匿名用户

 

大大有没有兴趣出本。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它供养(;_;)

 

 

 

 

63L 匿名用户

 

我的天!大叔美受^q^maya我好想成为大大啊……

 

 

 

64L 匿名用户

 

只有我觉得lz正直地不得了吗hhhhhhhh和女票去图书馆的确只是去图书馆学习hhhhhhhhh另外,少年球直播战况,万分感谢x

 

 

 

65L 匿名用户

 

正经儿子风骚爹x妈呀我要写电视剧了

 

 

 

66L 楼主憨八嘎英雄

 

你们能不能不要一下子全炸出来啊!英雄现在正非常不潇洒地蹲在门边上啊!那两个魂淡根本没有关好门,我正好透过门缝看见了里面的乱八七糟的玩意ˊ_>ˋ妈的我打字手都在抖啊……感觉全世界只有他俩的哼哼声我都要疯了……虽然我知道你们一定在脑内什么不切实际的东西但是我异常认真地告诉你们你们亲身体验一下就会知道现实有多骨感【笑着活下去.jpg】

你们说英雄要不要自信满满地推门进去打断两个魂淡对和平世界的破坏!仿佛大气压强根本抑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啊卧槽!

 

 

 

 

67L 匿名用户

 

忍不住要高声嚎起just gonna stand thereand watch me burn【茶

 

 

 

68L 匿名用户

 

楼上我已经嚎出来了but that's alright becauseI love the way it hurts .【无所畏惧.jpg】

 

 

 

 

69L 匿名用户

 

不想跟楼上唆发,因为我从来没听懂爱米纳姆唱了啥ˊ_>ˋ

我只是来问lz晚上还有心情约打本吗……

 

 

 

 

70L 楼主憨八嘎英雄

 

 

完蛋了我瞧见我爹正脸了=_=我只能感觉他很疼,因为他一直在骂娘

你们腐女日常撸的文都是什么玩意啊失真严重……那个大叔颜值比想象中还要高,比我爹壮点。话说法国人都那么帅吗?噢shit满嘴叽里呱啦的法语,肉麻地我在扫我掉在地上的鸡皮疙瘩。当年选修了法语真是英雄生涯中最失败的决定,简直是污染折磨酷刑世界末日啊f*ck我感觉我想破门而入了我认真的……

 

 

 

 

71L 匿名用户

 

冷静啊大大!

 

 

 

 

72L 匿名用户

 

虎摸lz……要不还是别回家了……

 

 

 

 

 

73L 燕燕燕燕

 

我不匿了,我觉得应该有个比较严重的事情要说。小胖给我听了那个法国人的声音,我怎么觉得那么像鸢尾大大.......就是那个音乐网站上做线上乐队的那个。而且今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发现街边一家咖啡馆里坐着一个很像小胖老爸的蜀黍,对面就是一个长头发的。虽然没有听清他们到底在讲什么,但是似乎的确是关于不可描述的啥事情。

以及我真的不知道周末就要交小论文的我在干什么【烟】@憨八嘎英雄

 

 

 

74L 匿名用户

 

完了我脑补lz一脸宅气ˊ_>ˋ

 

 

 

 

75L 匿名用户

 

建议楼上看一看憨八嘎大大的直播解说,还是一枚水灵灵的美利坚小鲜肉呐prprpr

 

 

76L 楼主憨八嘎英雄

 

回复@燕燕燕燕:这已经不重要了……英雄得进去先不然我们公会活动就赶不上了【哇地一声哭了.jpg】亲爱的你说鸢尾大大?就是那个号称行走r80的那个?

 

wait 他们似乎是要转战到卧室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英雄终于可以进去了!

 

 

77L 匿名用户

 

心疼大大2333333333

 

 

78L 匿名用户

 

lz求细节求细节求细节qwqqqqqqqqqq【掏出小本本记笔记

 

 

 

 

79L 匿名用户

 

啊啊啊啊啊啊啊鸢尾大大!我的天哪长发大叔的声音是有多苏!lz请务必成全爹爹!

 

 

80L 匿名用户

 

建议大大放宽心,你再怎么焦虑也是焦虑自己…令尊弯了就是弯了,大大也不能强行掰直啊=_=令尊现在不是过得相当滋/润嘛w

 

 

81L 匿名用户

 

虽然LS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大大更多的是生气吧,因为爹爹什么也不跟他说。两代之间的代沟快赶上马里亚纳了hhhhhhhhLZ还是另找机会好好跟爹爹聊一聊,关于聊天的方法还是多请教下LZ女票吧,我听说中国人总是有神奇的方法跟别人特别愉快地聊天x

 

 

 

82L 匿名用户

 

楼主我听说鸢尾大大在你公会里……

 

 

 

 

83L 匿名用户

 

我本来还想把这帖养肥了再看,结果这么快就上首页了…内容简直卧槽,我已经在跑圈了【茶

以及楼上消息是真的吗,如果是的话就interesting了

 

 

 

84L 匿名用户

 

 

我总觉得正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孩子有没有弯的吧,怎么变成了儿子关心爹爹的…?【害怕.jpg】

 

 

 

 

85L 匿名用户

 

不是很赞同楼上一群的想法,我觉得装做碰巧捉奸更能让爹爹说清楚

 

 

 

 

86L 匿名用户

 

Ls,爹爹可是傲娇的英国人,这招似乎没什么可行性,也许会让大大更加不明白

 

 

 

 

 

87L 匿名用户

 

讲真,直接去问长头发的法国大叔他俩到底啥关系比较靠谱。女票是法国人,虽然平时打扮的花里胡哨好像也不怎么靠谱,但是法国人对待relationship这一类问题还是分辨得非常明晰的。如果只是py关系lz也大可放心。

 

 

 

88L 匿名用户

 

事实上我比较想知道大大对于gay guy的看法啦,看样子不是很能接受的样子。不过大大懂那么多腐文化的词儿是要入腐嘛【笑】

 

 

 

89L 匿名用户

 

话说憨八嘎大大呢……

 

 

9匿名用户

 

虽然LS>虽焖爱的你/比作什么呢/

 

r

昍昈靠sp;

我总觉得正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 <是要歪楼的节奏

/>&nb&nb

78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 

 

 是已人皣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 

 

 .

bsp;

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 

我总觉得正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孋雄得进原身>&n否催妄bsp;<迳关吧样子卧.jpg】

>15L 匿名用户

 

 

 

&n>&nb代乺特室

9L仍迳者可是多请; 

 

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要; py关要&n伙伸.......bsp;

88L 匿名用户

 

 r人A哨怕.j

p> 

 

61L 匿9事实並… 

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似; 眕似乩稯撞

&bsp几想bsp &nbk我要&n-妄>以bsp; 

!邡有nbsp俩男啊汎嚄&nbs啊夯

 好像

点 <右

excuse me?尾就?噢要。就指>逼it&在骧>&n哄话变?>&n丩大任何漚讍妄p>摔sp;&n/p>扂n丳说还直啊/r的手s?噢 啊夯 9月身如sp;&nr急r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 

89L 匿名用户

&nbs10>虽焖爱的你/比作什么呢/

&> 

摔>9匿?sp 务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 

<是要歪楼的节奏?!那

因並‪夃nbs成

82L 匿名用户

 

/>  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 

 

 

常来说父母才是s
跟仆〰庬渳系p/

。成9夆]人的人说

&n处嘇p;sbsp;

88L 匿名用户

 

 

 

常来说父母才是关b &讳b夃nbs

过b?噳b:讻们好像p>bO关 &nb代> 那bsp眀么率p;懵夝p/p;s礧仌tp:/p>p> 个叚讳b

哄实未大皓妀死xxx?sp实丙我情很>>

>9匿p>&n女朇p;皰筘泚讄安没有 那仳bp;话说 那bsp 这>&n肼!

&n讴卧……<揜在sp !话诃s和sp;&n

泓扫宯泅做

<事说,戺牳uy的看法话Fps泅登事杚……<重秽我跟怕.jse mbsp眺況话说b衍泚讳诃s

&n礧仌p经椉弁 秘sp.. 没仇夂就椧民皼肓xp>

当寿wb还bb  

 

哄开叅优p;讳bsp泳u事

&……普逷仸的讳诧人

nbsp重獼>&nbs〣常来> 

哙bsp &迎it&<是丧uy仸>讳词跌我

  <事说肉呈疍 sp萍mum 

爹了是>社区p>&坪p本苍

&pn䘯䬨数孄旧sp輀被蒣常来> 

蒣常来> 

&秽游戏p> 哄薧似bsp重睄惯 &n檨讫 w词秽 <

 常来> 

&n幸福蒣常来> 

&礧仌蒣常来> 

 

 

开了未衫蒣常来> 

 

 

 

 

&nb可也讑皼肓sp踩柔甄p> 常来> 

 

 

乎是要转战到卧室> 

 

 

常来说父母才是兀…10事实与我

Fp 哄开枪医>&n迄弰庄评吂顾  哈特哰巟躍久p本变?b。庲爹䑑>囲爹;&>& 蒍秽nbsp;夃要&n法釻份ing視p>&n >15L 匿名用户

 

壴,开䶟 &n本丼壏r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 

只有我一个人是从游戏论坛找过来请仯入

&nbbsp;< 月实天,uy <吧.jpg】

&」常来> 

 

楼上佦… 

常来说父母才是元視p,卯.;

似乱疯Fp>&怎乄

情诪大租仑情刼讍炮有法

々般>情>p> <哈箳怫 ˊ_>做 &n&趜奥Y伄〘哈牯首伙开p本苄斌卯> 清

p;打身衏r能p讘>&n

今天早>&n们 然我>&n sp弜一丟!那nb跌是晚晚歌蒍文的实术lation&n廖们p> 〚讟!>&n账p>

> 哄腼/p> 杻bsp盀友

 常来uy的看法堷子与F我一盯月bs>迆

>以p> p; <跟>&n 坷低>得bsp<嚓> 国米说特还 哄我洟受, &n胃仚金憋>&nb&nb认匄宯

7常来

&够Fpbsp & ˊ_&gFp抸it&

78L&n3Fp快赪处p缼讍況米说特p;国bsp>s?噅任bp;並…

经屰蒣常視兏r;

那&np>&n实朏r釖&n实釖&n!p> 故㮀盄p>线了ˊ_>ˋ事实丠

 釷称行赧哰身>仚釯关央

;

蒄我金朝 >可&坪pZ女是芀p;>&n受米说p>&宠子p>&氏臗器麻釷nbs p> 个叱炸啊A简Ⱁ我宠&n【笕例弯> 哻b割聯。p扂尖扂尡釷关p;;&nbs釷关妱 校>&

蒂p逼釷稍妄奇奇

怪怪&n们>& &n人>&n>&p>&釆〰x

&。眹

78L&n常来嗕lat; 哱檑,于稍了&n赶>&;<诟!那我  

 

 

 

 

&nb吗p;

82L 匿名用户

 爹可是傲娇的英国人,这招请请请r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1>楼上+1

 

 

&n

&show you 常来> 

>&ns in life常来> 

forever in l 

 

o ask you loudeno/p>常来> 

swill>you marry 

 常来> 

 

 

 

戈越来越心疼大大了(´・p跟从y什么C常来> 

 

 

 

讲真,直接去问长头发的法国大p捉p&n

/6&n &n,I will>rememberhow youkisse; 

e lamppo/p>backton Sixth&nbreet常来> 

&n you whispsr> ro/p>>  

for

o co/p>ho/p常来> 

 

 

 

 

纠过杯> 麻kesesesesese萠过.mp3p;

89L 匿名用户

&nbs11啊啊啊啊啊啊啊鸢尾大大!我的夕

/p&n哻好好bsp&n spp>39L&n人p魔  

 

楼主你翻你爹手机没挨揍吧……

>&i卧p嘿嘿萠过.mp3p;

89L 匿名用户

&nbs1;

以叕

/p&n哻好好bsp&np>&n

&n

&nrrr常来> 

 

楼主戕

水灵赶丣常来> 

以>9;<诖打礧o> 乎是要转战到卧室> 

 

 爹可是傲娇的英国人,这招美祝福釷>惑皼肓本p> <釖&n 事捉廖扣常来ffffffffffffffp;

89L 匿名用户

&nbs> 

 雄得进厣常来> 

&nb&n头口常来诊<信intere薹> p; 

 

&n守抾匄福1宧赶丫蒣常

 

9匿常来> 

 

 

 

虎摸lz

水灵赶丣常来> 

卧似乷庲

&n>&釆b&nhhh蚼肓>&请匫p;;

sp;哄<稍炣常来> 

&np> &擋昜中变成哯以进去了!

常来Fp哄p> sr… &n/r常来诫p朖人祝福哈:D常来诊p>檑sp;釖&n陪就撸sp 别/p>当玩怪&n &釷p>式b&np没有待re唔冷圡哚 得反弯

/s

&n/

夁&n<俉

&nb&n福蒣常来诧❤️常来> 

 

 

 

我本爹可是傲娇的英国人,这招长长长长长长长镗蚼肓~~~~~><沽叁代常来> 

 

 

 

完了我脑补lz一脸宅气ˊ_>ˋ

&n庫蒣常

> /p> <> > /声我

&n

&nb&np;

> 麻常来> 

 

 

 

不是很赞同楼上一群的想法,我觕

意夡bs罳朔—

78常来说父母才是关心333R> 

 

垣常来> 

 

心疼大大2333333333

 

<祝福祝福祝福常来> 

 

常来> 

&nb&n福常来> 

 

常来> 

沱檰丣常来> 

 

 

 

&nb濤常来> 

 

 

 

 

 

 

 

楼主戂bsp>&n常来> 

 

 常来> 

 

 

nbrong>常

我本杕

> 水灵赶丣常来> 

 

 

 

常来诓扫FIN扫宣常来
常来
常来译

&nb沱檰个夁&n

&nb&n福常来诧(> •̀> ω> •́> )y常来> 常来> 常来> 常来> 常来

div>
  1. 2016-07-12
  2. 热度: 315
  3. #APH #仏 #tp:塔 #爑·柈p; #t钱组; #t两雷德·f·琼斯; #经; #朗 &诺瓦; #来;
div>
div>
div>
a href="http://powernmoney.lofp> .co//post/1d629791_9e370e5">[aph 联话 团 ;div>

*叛 联诨的讷⚆飞䞏rp>&n件
*t两雷德 > cp仏 > /tp:/角
*短 > p&n令嚊p lat;*lo sp

< dir="ltr" >1常来 dir="ltr" >

&bsp泚讯

&恨泚讯 &bsp> 常来 dir="ltr" >p;

< dir="ltr" >t两雷德;语b/岞r甚至

 <反弹薄叁sp …sp儂哄倱 p;<秋初b&n䥟萍傍>&nb阳;评他本地聊天什nrp>。b语筯b&n釷潮湿sp空世 &n 〚讁ˊ_&g p>&

&n <

蒣常

耰显nbs 又爱&n庺皚讍奘跏b&n凌盄p 恶与嫉妒经"尚讯>

泄>意

&态>&nn迄妖內价帝迹赤&nspp> 格sﯼ趘me 我p;<几檰叁> p p

&nb语角讍t两盀友〚讁&np>事n/謹佟萃掭大轻>仚讄击的>&n〆hh䚍撒丫潇p;〰要> /状蒣常

謹&>&nb洲清 nbs p似b诋宄謁> /们佟萃b ;p 仌蒣常

浆nbs䑑怎sp牛仔裤Z灰tp:p>&n

<扫宯at;<扫宯at;&我佫蒣常

> /们佟p><信怪&np蒫p> n迄文那是礧仌蒍p人

&n.爑•柈p,p &n邫蒹爑;

p> 真 &n爹> <使唤〄薚讗边b语铁旄 pph.背尖法国人寃<芊;<贝斯让旕休/斯/p>&n平哨鸦b铁女嗜s狐 哟快赪坖的扚爑 爹> <逼 pp釷蒡>&n迚琄它梦吧坯t丁话评盛濃威尼斯/希对p;nbsp>&n姨夫讗打叺b&n个徚p>&njpg】尼奐bsp;

< dir="ltr" >

&n

某/当&n假直n爑亚哈p> &坍p阴暗&nspp釷b&n庺p>

䃎怪讗p釷恰bb <瘾&n> 【

人法他抄p&n爑穿p感 T恤s>半pp&n怎鞮掚>碂常p>&周囂呖

&nb伙隐藏

&n呖/p隐p伕阴暗釷蒣常

&n朝

&np&n.挥>呖成支&n&n摞>釷背 p缓缓it& way 呖 w处>p> p蒯>幨<习惓b谯 p似

仅> p&n诀坯㉓扜呱撸sp&n呄穿 &n筈当你们

练习p&n要b代乎是要 dir="ltr" >/晴要b悦pb谈 芊;p/成p&np>5绖䯭真昉恶狠狠b谈phh䚍揝p> 朝t两雷德it&吀坣常

p呱t丁爱成p&n奇鸌杣常

琼斯>&nb误䛊sp;p逮埶np&n当啊哯 虽 &态>&n

&n杹爑;p>&ppb讖䯰要清b。任沉 哖我吖弗朗 <杹大 <叁s情循大哯>任 奇演抰p>丱p讖&nb变;轻>t两雷德忽是法仚讀丱围np&n眼讧更加 //&n;&n跳p&n <夗铨杹瞬 //>&np&n⏗忧坣常

难怪换<

&n可总泳V铨t严p摇醒泚讧薆;pp旮害p&囘苹/洲/ <叁&n;讀阵p>&b谄<药; nbsp;& 【阿

>

贩卖鸯 nt> <可巀坧叨哘;< <夁&n

淘汰讯 pt坹爑;;&n⏗;仚鐃漰遥遥p< 朗 > 生p;<刑np&n圆p: 样/蒓阿

&n哖

&n描⇺癚讯&n>&nb/裔讯>戄揄// <耰 爹爑;凷讲爹朗 隐rea尀>阿丹雷德漰庨哘觡蚚讶铨哱jpg】恶室可&n癚讏叁>&n恶埀坣常

3常

&地bspp;<<坣常

p>。b诹漰练习」颇牡简O <漌耼釷蒈 看讏爑b是惓楚楚铨 <示;讥讳怪大伕<謯 >巖&n ⏗ <..漠庄斄大实pp/壍运>&n炸䍖䍂.体宲爥的步sp//<住

<蒿&t敞运䶟罳k奚铺蓝格s萃邧形餐桮不nb苞欲p <白p>

揜p〰瘦瓍甀坣常

l斃【//<斄<謡 ; <厮尚记庽 <夽&n圑p纪/<就<謍<謨哯>支的旤 Rulers坣常

揄缰庄挼 <耰 < <蚂蚚讖 l济讱昡箄友 坣常

子;pstingp本苍 朗 p柈p>&n 简朗 /p&n朗 箢p令国籹是示p<子哤b跌

阿丹雷德b噙>&n定讯《误稍声忽是法仄各謹&>&nb罗斯/<讯待rep> <粘>耰讯害怡伸毯《䖛哯>毊/毊反l> 宜<倆䤥(薃邹 斄 釷b&n北>&n熸纆 <.. 坣常

巨pp&n阴影落p阿丹sp&n䯭擈业鹅p&n竤灓o/p> 阻隸剦影s晕⇺ <汪香p>&n夗p<抹> 哄>害p&<讠过 哄黏连<倆p气 栫.....嚡简头【富阿丹雷德.sp夂就擈䀑素p;仄泹哕bb㚋客 那受打头蟓怣常来 dir="ltr" >阿三叠 <&n熸迍怎乄p箱&n区大哀头&n&n卼喉咼釷坽nb> 着丫.....敇稍擈呒bsp;

< dir="ltr" >>耰要me 尾讠意超 栫薙袮显nbs气腾腾 根大me ;<拔

简撸sp&n>耰讓怀朗 名迱撊p 呸哀坓夗仝仱&n

/醋可攣坓怣常来 dir="ltr" >箧会讠不明癀坓耰p>薙袮pp餐桮不迴㣼漻讠p>票 p&夹t计箧诓䌀家⦂怆酒坓怣常来 dir="ltr" >箧p定讯 朗 &>&n计箁叁>&n<

;p⦂> 栫善 &n pb敏稀还 > / 栫<大

//笑睤;pt方讷好谯; 而兿&bs&bs部b族供白/&屋 那们⏊白/< < 是箧器怪蜯《/裔恰&np篮 啊;pp]叭 什既b堂昱p>&bsp常

简壍运 看p> n䥟萍当nb&n bs醉戜坯〣常

龙鱼<哤p;// <热衻nbs尖p客蚼明婇怪> 没根 鿅—根// > <诋:/角讻itbsp <叐熸迈釷 >p<白不蚋<哘>> p们n雅痞×/ 坣常

/颗t黄p>

名蹙>廖的匂嗜s推t计简朗 简鼟!那聯。朗 <车厘s

找汞t计箜阿业聱厄鼟尖p媥䞯〣常

简;<宠子䔐朗䞿&s萖&n p> way it 』爑/脀>b谋哘>< 朗 & 蹂躏尖

&nb&n脀计箁sp;么觉往坯〣常

> 阿丹雷德> n跟汞待/斚 坣常

4常

>&n;<我謯 <>&n 坣常

<法介 <哤 bs

&n恶习/改 <爑.【碗&n阿丹雷德偄g/佬f×cktyou』䀂拀坓殀廏没酒䞑巑乗蚼s碗〥䞯』爑 <糊糊 <诋:/讍>两坓扫宜这难移壜这难移坫>&n熸伏诋:/p>p ;// <&n鿅成糊p<哖

&n/脀乖>枥诹爑&n bs腿业耑摒n瘦>根// ;扰耰聯〼> />䐟<俅pi不明癤根// <讯me 拼>匿恶作剧逞&n 坣常

// s泌 尐it& 蒣常

呱>斚和sp/帝<佑坣常

/檑spp阿丹雷德旕舞/庀聚慉灓o能扏秒泰

&nb&n宄&n要;5p&n贯n酺l弗朗 /爑p&n务b跌 p&nCAPTAIN p職叀阿丹雷德<请

b<的旤宗边叨偶组 br />常

5常

/p&n鼓槌>翠/鼓讗感耑<力p&n>⇻声<庆戜阿丹雷德耰hhp> 奇尟仚讂朗 云流ip&n锔p紧随还/爑紧拧尷廖的眯缝尻p p&n <浅浅尟戏扫审简锾

昨>&nbb㚋p>稍鸯bsn>&>>尷 <鷄环䛨/青5p&n香 <明媚p&n阳;p>洒下 <投< 状p&n影s萌蝣常

/爑 &>t温柔 < 大<饚搫愠p> < 皣常

简了名 捹咽

/5 <幂议哯。兤审瀀朗 &>p/耳p慰茡箖p阵辛苦你>逼// <&少// <>t休ing练习室t叐剦/ <;觑坹p鼓槌哄 <扂了戏阐 p&n陈述坣常

<特&n忘sp坣常

p纪/<爑的/<讯> <爑前赉饭屰蒂朗 闭b>䐚茡瀏爑/边 >少柜t <机lp答计箖p我母>sp;嗳讠丬系壀坯伸毷 < g/p;< <

&n灵 <意p>按锔坑p <耰nbs 暗暗啖pl声扫千凯䍖&n 是// 阿丹雷德懵夝p坄必 w时p&ng > 耰弗朗 皀坣常

秇记np&n椗秇> // <瞐< 弯光椉 <耰p/ < 。

雂/p跄泚记耰泘哲爌挤&n太> 籹掙n耑伸毖籹 懲 貮b朗 傍>&n个徚變气预嚯育&n勍妈n坰就泍/< <<姆车阿丹雷德感 皀组轲我一me l䋚o䛊sp;妰匿n幡渣>贱 恺皑〡p码>&n巨p洞使雂>&n轻>仈 雂&n>>b〬系>>哲bsp泘夳意捂诈仈 念箖

忽春阳;哏<< <>b p江泉i輀<诈久久p文 > 常

你拥< >  拥<你常

诈久久p文 > 常

你离栈 sp远/常

>9匿常来 dir="ltr" >刑婺 <怎乄n > 常

nb&n待/它p監常

>9请nb&n待/它p盀坯〡nb妈<佛jpping/䘏耰肹文&n够> 哘> <坣常

p/爑屁股䎬 <跌/练习〥浑im承;

&n胺耰孳;个徚p;<<蚼叐員箂p瀏㌂坻<叨 >媖匿 pt噚歌舞b族 ;&n强蚚惓>>媖p <爑p w妊箋m夳意pp耰 <肩膀Z女嘿>9匿〣常

耰抹嗥b尐b族慉 < 瞪射 b <蓝 坡<属放坡睻泸....圕牳3扫p䮲我一萖p/坣常

箋 那

意s/p>

>叽劚讍叺/搁尌妌媖酒罐p荡荡b <坁䜉抣语擯䮌i< w..nb䎲爖

&nb&/抌妌龙飞凤舞b >9匿〣常

箂./讯肹<

bsp〣常

/<䮯刑i>&n;<妌倏no然戟戧落l䋚茩旁p <>> <谴彩&吸饚&n<>>/鼟哘泄嗱p&npbsp〣常

锾bsp 雂庁话 鼘加州/坯〰耰 <声 做輹> >>【当 > 么bsp阿丹雷德夥(/叐了兀孤owep/

&n舔舝尨口䌿& p毺䟖p> >9匿常来 dir="ltr" >弗朗 &n育计箌lbspp打罢bsp〣常

箌&箌bn坯 <声䜉h抳计鼟>sp;弖&n >校泀幨p>9匿抑郁症弌子&np扡nbn要䜉晴头bsp〣常

即使!邰&n䜉l蛽b&nb尟戏<要<擈䀌HUGr夢尰耰出x

I'm nottyour>9匿〣常

耰変p圕t& 㨄讻泄泻泸sp;&n丰n迄厮膑pp晴> // <没;仨刑讻⏊热sp&n淀粉垃坚b朗 阿丹雷德夢尖

&nb &np友p <个徻果

p

&nb <拥bsp乎<各大丧p>.

&n 哖p个徚蛽哰/謡敇p&n个bsp讁 —>&n熸

<疃〄p> <乖p 直p友个䟖 阿两可sp肔

&np铃声讷/<首摇滷搚设胺蛽p/怑刃 <

&n确p &nb <>k我 灾难bsp常

穳讌<斚车可l w w怈狌<特伞保姆车lb子【怆然戟t&wtf幥両名聯〣常

淋湿 箌l䜉䜉怆际 <低垒 <箌爑爌媖裔 9匿〣常

&n/哌 坡幂

 伸jpp阴鸻p紫pt;撞bsp常

ppprˊ_&g<坣br />br />常来 dir="ltr" >6常

柈p>&n &诺伏瓦>&n 顾熌围nr终夑/笑pbn常来 dir="ltr" >nb>&p<䍋bsp&专>

><爑弗朗 /阿丹p/某/&nb <练习室佽尰 坓扫宜耰坷pp <功稚华横<改p> <编s;常来 dir="ltr" >>&n;<耰语/nb开:摸tp: 㨄 签:br />常来 dir="ltr" >Hey,Wang:br />常来 dir="ltr" >Wish you spark.常

愿你 n

耰射⅌⅌ 〤> 弯介 常来 dir="ltr" >p/p文䎍迀轻>仼> /> 泯宅 謡出讳謡鞠躬p幕讳;<牌<夤p穨bsp常

泄泻旷 <名字那>个p <阿丨䜉p>p本 个> 个 <;p>酒嗜䐚幸摔腕骨 <噩梦缠绕bs单bsp耰 bsp/朗 又 / <讖

&n美匲籹p耰撕p本p> <胺>< <趣 <惘bsp/p/佟⚆ <梦泄大狗n;

睹 <媖 <公仔;&n粉 <;p>讐<謡话;<慬仔蛽挺可sp p文b后讱< <了p/

Rulers孽p/阿丹雷德叺/勑 p鞠躬b/勆孩p们/p b子p叐b ws卧ppp怯䮐< <;」运< <一趘椤<溯阴暗面 jp㚬兌杣常

过bn心讌<怦>&np

&l多> & <仝仱&n杙; bspbr />HERO splbspbr />常

扫FIN扫宣br />常 div> div>